黄蓉不要了太大了,女人春叫的声音

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第一章

比起九州之事,申伯诚似乎更关心朝内,于是问道:“象百官,此事怎解?”

伯阳指着一块拓片答道:“众星之中,唯独此星不在二十八宿之列,二位可知是何星宿?”

方兴凑近一观:“此北极星也,又称‘紫微’。”

伯阳拍手笑道:“正是!此紫微帝星也,居于众星之中,乃天帝太一之所位。”

申伯诚抚须道:“紫微星便是象征天子否?”

“是,”伯阳顿了顿,“也不是。”

“此话何意?”

伯阳道:“一来,此星图绘于两千年前,自然是预测昔日之事;二来此乃巫族星图,故而紫微星所象者乃是彼时巫族首脑,非后世之人王也。”

方兴若有所悟:“巫族首脑……莫不是蚩尤及其巫教?”

伯阳点了点头:“颇有可能。”

方兴大奇,忙让伯阳解读巫族之星象。

伯阳道:“紫微星坐镇中央,众星环拱,或许便是教主蚩尤。”又一指周边七星,“辞曰‘尊之以耀魄,配之以勾陈’,则此亮星为其太子,稍暗六星为其后宫嫔妃,故曰‘勾陈’。”又指其后六星,“其二者乃左右二辅,类似今日之三公;其四者乃四方之镇,类似藩屏。”

“左右二辅,四方藩屏,”方兴沉吟片刻,倏然色变,“莫非是左右护法和四方使?”

伯阳一脸不解,不知方兴所言何物。

申伯诚解释道:“小友有所不知,左右护法与四方使,此乃巫教教主之爪牙也!”

伯阳这才领悟,接着又依次讲解余下二十二宿:“又有六官,等同于大周之六卿;又有八等,乃东西两藩、两枢、两尉、两宰、两辅、两弼、两卫、两臣,此皆藩臣护卫也。”

说话间,方兴早已取出笔削,把这一切都记录下来。

“然也,此乃巫教之官制,”方兴微微抬了抬头,“这么说,星象图里,便能预测巫教之未来否?”

伯阳皱眉道:“或许,巫教已经亡了罢!”

小孩说得坚决,方兴和申伯诚则是目瞪口呆。

今岁方兴从南国归来后,曾言及他探秘巫山之收获,便是发现巫教早已名存实亡。然而此事他只与申伯诚等少数几人言说,旁人一概不知,伯阳自然无处听闻。然而他却从星宿图中看出巫教灭亡征兆,可见巫族先哲的预言已然实现。

看来,以天星象人间大事之说,绝非妄谈。

申伯诚稍稍平复情绪,又问:“巫教之灭亡,星象中如何看出?”

伯阳道:“紫微星大明,然耀魄昏暗,说明巫教教主虽能席卷天下,却必因后嗣乏人而日渐式微。再看左右护法之星,弱于四方使多矣,说明教主之后,教中大权不出中央,而是分散于四方之藩屏。藩屏若强,则根本必弱,巫教就算不灭,也是四方各自为政,与灭亡无异。”

方兴叹服,连连点头。

申伯诚却来了兴致,目露喜色:“四方使之强,如何看出?”

伯阳道:“《商书》中划二十八宿为‘四象’,可见商朝时之二十八宿星位已不同于昔日巫族先贤所见。四象者,东方苍龙七宿、南方朱雀七宿,西方白虎七宿,北方玄武七宿。商人本东夷后裔,以玄鸟为宗,殷商龙兴,则朱雀独明,苍龙、白虎、玄武皆暗。而巫族之星象图中,亦属朱雀七宿最明,正是预示商继巫统、光昌巫教之兆象。”

“原来如此!”方兴摩拳擦掌,“原本二十八宿象巫教之朝野,东夷本就是四方使之一,殷商立国,则星宿皆变矣,是也不是?”

伯阳笑道:“方大夫聪颖,正是如此!”

申伯诚也举一反三:“如此说来,后来大周龙兴,伐纣灭商,便是苍龙压过朱雀也?”

”非也,”伯阳微微摇头,“大周并非四方使之数,故而星象与殷商不同。”

申伯诚和方兴同时问道:“愿闻其详。”

伯阳道:“大周以炎黄嫡系自居,以龙为尊。可此龙并非东方七宿之苍龙,乃是取白虎之首、苍龙之身、玄武之颈、朱雀之爪,聚四象之精华,共化而成。传闻昔日齐太公吕尚在殷商为星象官,见大周已有龙兴兆象,方才弃暗投明,助周灭商,成开国功勋。”

听完这席话,申伯诚这才会意。看来,星象之术博大精深,实是玄妙无比。

方兴又问:“既如此,那如今之星象,可预测未来吉凶祸福么?”

伯阳听言突然“噗嗤”一笑,连连摇头。

方兴一愣:“小友何故发笑?”

伯阳这才敛容道:“二位贵客有所不知,伯阳之于二十八宿,不过略通皮毛,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别小看几案上摆的这些拓片,其分野、其距度、其明暗、其君臣、其佐使,皆需先贤夜复一夜观星不辍,呕心沥血,才能绘制成图。更何况,天星之运行有周天之数,星宿短则旬月可见,长则一十二年,若逢阴雨云雾,又只得往复再等……”

还没等伯阳说完,申伯诚已觉头晕脑胀。观星之事,本非凡夫俗子可为,需天时、需地利、需人杰,三才缺一不可。神童伯阳都知难而退,当今大周朝野怕是难寻高人也。

又同伯阳聊了一个多时辰,申伯诚、方兴与这才辞别太史颂及其二子,依依不舍离开。

出得府来,不觉已是日西。

上了轺车,方兴突然想起一事,神色大惊:“你我今日为何事而来?”

申伯诚道:“自是为了探寻二十八宿之秘。”

方兴又问:“探得此秘,又是为何?”

申伯诚摇了摇头:“为何?”

“为了大赦,”方兴哭丧着脸,“可如今看来,这二十八宿,又与大赦何干?”

申伯诚闻言莞尔:“原来妹丈乃是为此事忧心?”

方兴见对方神色淡定,奇道:“莫非,申伯已有计策?”

申伯诚笑道:“那是自然,不过此间不是说话之所,你我回大司马府再叙详细。”

方兴释然,这才收拾心情,让御者快马加鞭,打道回府。

回到大司马府衙署,二人分宾主坐定,申伯诚这才说起计策来。

“你我此去太史寮,得知天星可象世间九州、君臣之事,又知赤黄二道、二十八宿之变化无穷,不仅可以谏天子大赦,还可以在二十八宿上作别样文章。”

“愿闻。”

于是,申伯诚又将二十八宿的拓片摆了起来,模仿伯阳口吻,对方兴道:

“二十八宿可象十二州,自是可以借天星与国事相印照。今天子继位以来,先是平定五路犯周,解洛邑之围,地属豫州,对应房宿;后逢王畿大旱,宿曰柳、张,乃犯‘鹑火’之故;后平淮夷、东夷,地属徐州,对应奎、娄二宿;又定西戎、犬戎,地属雍州,宿曰牛、鬼;兵败于荆楚,地属荆州,星分翼、轸;又得巴蜀平定,地属梁州,宿曰觜、参。”

方兴打断申伯道:“星象本意是预测未来,方才所言皆过去之事,岂不是……”

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第二章

“我给你们三柱香的时间,就在此广场演武,杨昭,你的六率可有军鼓?:圣人回头看着太子问道,杨昭今天的存在感很低,完全被圣人的光芒所覆盖。

太子看了一眼处罗可罗,六率中,只有此人看来还算在治军,其他

文学

人,完全指望不了。“军伍行止,哪里能不带战鼓?”左卫率率正朗声道,他做个手势,太子左卫率的大阵后方,几面牛皮大鼓在马车上,被缓缓拉了上来。

司马九看到眼前情景,心中一动,他也想和尉迟恭,徐世绩一起并肩战斗,宇文述扫了他一眼,好像看透了少年的用心,司马九的武力值,在马球场上已经被朝野众多大臣知晓。

宇文述抢在工部司员外郎之前说话“今日演武,当以本部人马为一方,双方不能请外人加入,这才能显出十六卫和太子左卫率的真本领。”

杨广听了他的话,微微点头,显然认可了这样的看法,司马九心中暗骂宇文述老奸巨猾,他看见侯君集在调动白甲骑兵,这些人开始换甲,从正常值守的皮甲,半甲,换成了沉重的战时全甲。

司马九来到尉迟恭和徐世绩的身边,看见少年担心,小徐子一下就笑了起来,“九哥,没事的,以前我和尉迟哥在夏长帮的时候,没事就议论战阵,今日事情,我们心中有数,能在神州九五之尊面前操练,真是我们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了。”

尉迟恭也对着少年微笑点头,处罗可罗走到三人身变,他和徐世绩不熟,今天才知道自己属下,居然有如此的神射手。

“左正卫率兵精锐都在此,任你取用,今日圣人之前,当把胸中所学展示。”他看了司马九一眼,微微点头,终于不把少年当成宦官一流了。

“若是操练几日,哪里会怕对面,我毕竟还是到军中不久,若不是统领练的一手好兵,我也不敢夸下海口的。”

尉迟恭回道,徐世绩和他对看一眼,小徐子自去和他带来的十几个外军射手说话,尉迟恭,则从左正卫率的队列中,挑出两队人,大约两百,沉声安排。

这些人都是北地边境回转的老兵,处罗可罗把他们编排在了一起,贺若黑獭也在其中,一半人是步军,一半骑兵,不过铠甲武器,都比侯君集的铁甲突骑差的远。

尉迟恭和他们说着安排,显然大汉的战法和通常对付骑兵的战法不同,贺若黑獭听的直皱眉头,尉迟恭向他又解释了一遍,他渐渐听懂,这才佩服的拍了一下副率的肩膀,说了一句鲜卑话,司马九不知道其中的意思,看他表情,大概就是说的干他娘。

三炷香很快燃完,对面侯君集的铁骑开始披挂上马,突骑冲锋前那种空气中独特的铁腥味道,开始在大兴城的东宫前弥漫开,虽然只是一百突骑,却好像有着千军万马的气势。

圣人看到此处,眼中射出兴奋的光芒,在看太子军这里,徐世绩的十几个游骑在军阵两侧,正面对着侯君集的,是一百多名拿着长枪大盾的士兵,每个士兵前面,放着一把上好了弩箭的短弩。

杨广让他们演武,却不是让他们真的在这里血溅五尺。所有马槊骑枪的枪头,都被下掉,步军长矛的矛尖也没有,弩箭的箭头,都是空的,双方重在表现战技。此举其实对侯君集有利,高速奔跑的马匹,竹竿和骑枪其实都是威力无穷,而没有枪尖的长矛,就根本威胁不了侯君集骑兵马铠下的坐骑,那怕竹竿捅到脆弱的马腹,也不能阻止骑兵冲锋。

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第三章

周扬在听完事情的整个经过之后面色如沉。

他发现自己终究还是把武婉儿想得太简单了。

这个丫头服气出走也就算了,本以为会回西域没曾想离开的方向正是前往洛阳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夫君,武婉儿去的方向是洛阳,如今那里正被宇文化及掌管着,要是落在了对方的手上

文学

,只怕武婉儿是凶多吉少啊。”

李秀宁面色凝重道。

这件事情开不得玩笑。

虽然她和武婉儿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不过和宇文化及更是有仇,更不希望有人平白无故的死在了这些家伙手上。

周扬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武婉儿的性格一旦遇上宇文化及的人,肯定会动手,没有任何的疑问。

沉默片刻,他缓缓起身。

“燕云十八骑听令!”

“在!”

“你们立刻便装离开太原,向南寻找武婉儿的下落,只要找到她,无论用任何办法,都必须给我带回来。

还有一点,如果中途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务必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执行任务,必要时刻,也可以按兵不动,向我传讯,从长计议。”

飞虎营是周扬的宝贝,这些人更是。

他可不想因为武婉儿让燕云十八骑少了任何一人。

“是!”

燕云十八骑立刻领命,然后转身离开营帐。

李秀宁见状走上来颇为担心地问道:“夫君,武婉儿当真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夫人,她昨日还与你争锋相对,更谈不上什么交情,为何你会如此在意她的安危?”

周扬反问道。

“如果她出事了,夫君定然心里不好过,我不想看到夫君心里难受。”

李秀宁目光中满是柔情。

所谓爱屋及乌。

正是因为周扬在乎武婉儿,所以李秀宁才会这样。

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未必会过问。

周扬听闻心中不由触动。

没想到如今李秀宁如此为他着想。

遇此良人,夫复何求啊!

想着,他便将李秀宁搂入怀中。

“夫人,你这么深明大义,若是我不帮李家成就一番霸业,恐怕才是心里有愧吧?”

“夫君,能不能成大业,我倒是不强求,人各有命,若是李家有帝王之相最好,若是没有,我只希望你千万不要出事。”

李秀宁柔声说道。

不知从何时起,两人已经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无论是心,还是命运。

这让周扬觉得无比欣慰。

脱下玉面罗刹的外衣,李秀宁绝对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最重要的是,她对自己是真情实意。

这一点,是最触动周扬的。

这世上,最薄弱的是感情,最坚固的也是感情。

接下来的几天,周扬则监督太原所有军士做最后的冲刺训练。

因为大战在即,每个人都非常的努力。

他们都知道,没有任何的退路。

进攻东都如果败了,就算宇文化及不追杀他们,其他反王肯定也会趁机进攻太原。

乱世,本就是弱肉强食。

偏偏拿下洛阳还必须为之。

只有杀了宇文化及,才能名正言顺的逐鹿天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