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一章

@@@@

由于本人,去深圳打工,所以小说暂停更新,三个月!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二章

测试「安全帽」的特性终究只是玩笑话。

罗杰怎么会对自己人下手呢?

他就是随手用太乙离火刀劈了两下意思意思。

安全帽之下。

仙蒂虽然抖得很厉害。

但其实毫发无损。

可见其这帽子防御力之惊人。

见仙蒂一副紧张过度的样子。

罗杰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

然后伸出右手轻轻地安抚着它的肩膀。

在降智之手的安抚下。

仙蒂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脸上也渐渐有了美丽的笑容。

最终。

在罗杰的指挥下。

狗头人仙蒂完成了对这件装备的测试。

……

这顶矿工帽确实是个好装备。

抛开「安全帽」这个特效不谈。

单单是那个「龙脉术士」的模板就很强了。

虽然只有24小时的持续时间。

但在生效时间内能赋予佩戴者超强的即战力!

首先是基础属性。

这只79级的精英龙脉术士拥有很高的魅力和力量。

魅力方面。

明明是只狗头人。

但罗杰竟然觉得它长得眉清目秀的……偶尔都会有心动的感觉!

而力量则更加直观。

罗杰和它扳了手腕。

结果竟然是不相上下!

要知道,罗杰能有今天,靠的都是自己的努力和兄弟们的慷慨资助。

而仙蒂仅仅靠了一顶帽子便能和他五五开。

足见其属性霸道。

……

其次是天赋法术。

这名龙脉术士的天赋法术列表不算很长,但都很实用,具体如下——

……

「龙威(释放出接近真龙威能的恐吓力场用来震慑敌人)」

……

「窥视之眼(你能制造一只漂浮且隐形的魔法眼,窥视20公里内的任意目标)」

……

「火爪术(召唤出一只成年龙爪般的火焰之爪袭击敌人)」

……

「魅惑人类(你最多可以同时魅惑6名意志薄弱的人类)」

……

「混乱时分(让一群敌人陷入不分敌我的混乱之中,也可以用于让单体目标在短期内丧失对是非道德的判断能力)」

……

「变身飞龙(你能变化成三种龙:紫欲龙、闪光龙、硫酸龙)」

……

这六项天赋法术都是很实用的能力。

特别是最后的「变身飞龙」。

虽然变化出来的飞龙不是真龙,但也具备不俗的战力。

罗杰仔细地阅读了仙蒂提供的数据资料。

眼前不由地一亮!

紫欲龙堪称龙中魅魔,对某些品性高洁的真龙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闪光龙则是龙中老阴比,除了能当电灯泡和超大号闪光弹之外,隐形穿墙,无所不能;

硫酸龙稍微挫了些。

但是……

它才是罗杰最想看到的!

“就「硫酸龙」了!”

“快给我变!”

在罗杰的催促声中。

仙蒂挥着小翅膀飞到了一个开阔的地方,而后发动了飞龙变身!

砰的一下。

一条体长9米,双翼展开约莫接近20米的青灰色飞龙匍匐在了罗杰脚下。

“感觉怎么样?”

罗杰看上去比仙蒂本人还要兴奋。

“晕晕的。”

“有点想吐。”

仙蒂如实回答。

罗杰知道。

它这是还没适应变身后的身体。

当下他让仙蒂在洞窟里爬两步,找找状态。

没多久。

仙蒂便适应了这具身体。

小家伙到底也是小孩心性,见罗杰始终没怎么苛责它,胆子也一点点地大了起来。

不过它很懂分寸。

对于罗杰的命令。

它都是立刻执行,毫不拖泥带水。

在这样的气氛下。

两人的交流越发通畅了。

一时间。

遍地尸骸的洞穴了竟传来了阵阵的欢声笑语。

……

罗杰当然是最开心的那个!

「硫酸龙」的战斗力不算出众。

但其种族专长「喷吐武器」吐出来的东西是「龙化硫酸」!

这玩意儿是真正的破甲利器!

无论多么坚不可摧的铠甲。

在龙化硫酸的腐蚀下也将变成一张脆纸!

当下罗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骑着仙蒂就往底下钻。

他必须要把握好利用好仙蒂的硫酸龙形态!

一路上。

他抽空问了一句:

“为什么你现在的性别是女性?”

“难道你已经成年并选择性别了吗?”

仙蒂闻言龙躯一震,赶忙道:

“我我我……狗头人变身的时候性别是随机的。”

“我离成年还有很多年的……”

罗杰看到它这幅样子,不由好笑道:

“很多年是多少年?”

仙蒂低头不语。

罗杰笑吟吟地扫了一眼数据栏。

……

「第六感:你洞察到了仙蒂的真实年龄,它距离成年还有1年」

……

“小家伙心思还是多啊……怎么被降智了还能撒谎?”

“是不是我下手的力度不太够?”

“还是说它其实是在演我?”

一念及此。

他不由加大了右手抚摸的力度!

对于仙蒂。

罗杰始终是多留了个心眼的。

表面上。

这小家伙是所有仆役里最苦兮兮的——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但与此同时。

它也是小心思最多的。

再考虑到百年之后可能到来的「天界审判军」。

罗杰可以肯定仙蒂身上有大秘密!

不过他也不着急。

当下他一边赶路,一边抚摸,顺手还掐碎了那些来自邪鬼哨兵的「回声珠」。

回声珠里的内容混乱驳杂。

有时候干脆就是长长的盲音,让人无法分辨。

罗杰听了很久。

发现这些灵魂回声里有两组出现频率很高又截然相反的心声——

……

「发现入侵者,保护劳工,杀死豺狼人」

……

「发现入侵者,杀死劳工,保护豺狼人」

……

而伴随着这两组心声出现的是两个人名——

「图灵」和「北风」。

前者罗杰知道。

图灵就是德罗瓦斯的城主!

哨兵的心声里有图灵再正常也不过了,但「北风」是怎么回事?

在罗杰的记忆里。

奎南好像没这号人物啊?

“也可能是一种程序的代号?”

罗杰默默地想到。

他不明白为什么两种截然相反的心声会同时出现在这些邪鬼哨兵的身上。

但他知道。

想要完成「制衡」任务。

他就得帮这群豺狼人把哨兵往死里杀!

想到这里。

罗杰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示意仙蒂快爬。

……

黑暗之中。

一人一龙快速地穿行在矿道间。

尽管没有迷雾分身了。

但罗杰还是很快就找到了盘踞在24层的邪鬼哨兵——

和第23层的差不多。

这里的哨兵总数也在200台左右。

同样是手持双刀。

这一发现让罗杰大为欣喜。

他决定和这群哨兵来一场堂堂正正的对决。

于是他让仙蒂正面发起了冲锋。

自己则是负责

文学

殿后。

可怜仙蒂毫无战斗经验。

在罗杰的命令下飞过去就是一顿手忙脚乱的乱喷!

哗啦啦!

龙化硫酸如暴雨般落下。

一时间。

粘稠而浓密的黄绿色液体喷的哨兵们满脸都是。

……

bl研磨敏感闷哼双性 第三章

世界仿佛一夜之间乱套了。

突如其来的战火,席卷了上百个国家,国际公约被彻底撕毁,强大的国度肆意跨越国境线,毫无预兆入侵周边的小国,发动毫不留手的闪击战。

造成战争爆发的根源众说纷纭,说的最多的便是某个星际文明的降临,带来了颠覆世界的知识,可除此之外,民众不知道任何细节。

十几个强国掀起战争的态度是那样的坚决,仿佛想要打碎一个旧的时代,不破不立,进行洗牌。

数个月之内,足足有十六个小国亡国,海蓝星上无数人成了战争难民,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敌国军队接手,遭到集中管理。

作为一个小国,与瑞岚这个强邻接壤,歌兰没有太多选择命运的机会。面对瑞岚全力以赴的军事倾轧,歌兰在数月内便被彻底击破,丧失了所有成建制的武装力量,任由瑞岚粗暴地蹂躏。

城市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焦黑的楼房废墟,地面被炸出一个个深坑,有些地方仍在冒着直指天际的黑烟,还有零星的枪声时不时响起。

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歌兰难民在废墟中游荡,三三两两抱团,有些神情麻木,如行尸走肉,有些瞳孔紧缩,如惊弓之鸟。

肖恩跟着一群流民在废墟里寻找物资,吃力地挪动着身躯,全身都是灰尘与泥土,多日没有洗漱,肮脏邋遢,整个人骨瘦如柴,眼窝深陷,无比憔悴,神色麻木不堪。

瑞岚的入侵毫无征兆,在火力洗地之后,才派出地面部队进驻,一步步剿灭歌兰的武装力量。

而在这期间,安置歌兰难民的重要性并不靠前,难民营有容纳上限,瑞岚部队大部分精力用在清扫反抗力量上面,只是封锁了这座城市,没有太多精力收容所有流民,顶多偶尔空投一点物资,让大量歌兰难民能够在被封锁的城市里苟延残喘。

城市遭到初期一轮轮轰炸,肖恩幸运地活了下来,可是在混乱中早已与马格等人走散,这段日子只能与另一伙流民抱团行动,在废墟里寻找物资,或是在瑞岚空投援助时与其他流民争抢,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只想着能挨一天是一天。

但是这段日子下来,无数难民已经将城市搜刮了一遍又一遍,废墟里几乎再也找不到什么物资了,求生变得越来越艰难,接近极限、肖恩等人走在废墟中,随处可见饿死的、渴死的、病死的歌兰难民尸体,大多都是近几天死去。

翻了好几个废墟,仍然没有什么收获,肖恩已然饿得眼冒金星,靠着墙坐下,急促地小口喘气,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像是要陷进泥土里一样。

“你还好吗?还能继

文学

续找物资吗?”

一旁的波尔看到他坐下,于是靠了过来,喘着气询问。

他是肖恩在这个流民团伙中认识的新朋友,这段日子以来互相照料,彼此相熟。

“我好饿……没力气了……”肖恩干渴得几乎着火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

“赶紧起来,不然其他人找到了东西,也没你的份。”

波尔去拽肖恩的手臂,然而自己也气力衰竭,一拉之下,反而身子一歪,侧摔在地,呼哧喘气,吐出来的气息吹散了一小块灰尘。

“让我缓缓,我也饿得不行了……”

波尔也没了爬起来的力气,索性拱了几下,倚在墙边,横着靠在了肖恩身上。

肖恩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可是没有力气推开对方,只能自顾自闭上眼,自我催眠缓解饥饿。

这时,波尔忽然开口,语气低沉失落:

“肖恩,你说我们的军队还能来救我们吗?”

“一定能。”肖恩艰难睁开眼,声音微弱,但语气坚定。

“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真的相信么?”波尔喘着气,沙哑道:“瑞岚来势汹汹,歌兰早已自顾不暇,怎么会有时间来救我们,与其指望歌兰派兵救援,不如指望瑞岚大规模收容难民,那样我们至少还能活下来……”

肖恩咬牙:“怎么能指望敌人……之前遇到其他流民的时候,他们不是说瑞岚在清洗难民吗,偶尔会派出地面部队在城市里抓走一批流民,还有人说曾经看到瑞岚难民营一车车往外运送尸体火化,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波尔有气无力:“只要能给我一口饭,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微弱的吵闹声,周围和肖恩等人一伙,正在搜寻废墟的流民同伴纷纷集结了过去,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几名状态稍好一点的流民同伴走到两人身边,将肖恩和波尔拉了起来,开口询问。

“怎么样,还能走吗?”

“还行……”肖恩摇晃了一下,扶着墙,疑惑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我们遇到另一批流民,大家都过去,免得别人起了心思,想要抢夺我们的物资。”

几人回答了一声,搀着肖恩与波尔一起赶了过去。

在城市里苟延残喘的流民团体太多了,流民抱团大多是互帮互助,防止被别人抢夺,即便大家都是同样的难民,但有些人活不下去了,也顾不上其他,濒临死亡的人不会放过任何一根救命稻草,互相抢夺、自相残杀的情况屡见不鲜。

肖恩等人很快来到人群后方,只见对面是另一伙不大不小的流民团体,同样瘦骨嶙峋憔悴不堪,双方正在对峙,警惕地看着彼此,而在两拨人群中间是各自团伙里较有威望的几个代表,正凑在一起交涉。

肖恩扫视着对面,忽然一愣,脸上浮现出愕然之色。

在另一波流民团伙中,他赫然看到了马格等几位死党的身影,虽然衣衫褴褛,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东躲西藏的这些日子里,肖恩没有一天不挂念着几位走散的死党,因为城市废墟太大,再加上各种通讯信号被瑞岚屏蔽,所以始终搜寻无果,他一直担心马格等人遭遇不测,没想到今天偶然间相遇了,没有遭难。

“马格……马格!”

肖恩惊喜不已,顾不上其他,高举手臂,扯着沙哑的嗓子呼唤马格的名字。

因为身体乏力,喊不出太大的声音,但仍旧吸引了一部分人的注意。

对面不远处的马格耳朵动了动,困惑地投来目光,寻找谁在喊自己的名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