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4)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我躺在床上开始惶恐起来,我最害怕的就是孙骁骁跟我说她想和我在一起这种话。

之所以我会来成都找她,就是觉得我跟她不可能有任何牵扯感情上的事,可偏偏还是毫无征兆的来了。

难道两个异性在一起就不能有纯洁的感情吗?

答案肯定是没有,这更加坚定了我要从她这里搬走的决心。

第二天一早,我很早就起了床,将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通通都装进了行李箱。

孙骁骁一般都起来得很晚,我没有出去跑步了,而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全文在线阅读

是将昨晚买回来的薏米和红枣给她煮了粥。

本来不打算做的,但因为买都买了,就算朋友之间帮忙吧。

做完这些我便将她之前给我的房间钥匙放在了茶几上,便提着自己的箱子从她家离开了。

上班时间还早,我先将行李箱搬到了昨天租的房子,然后还抽空下楼吃了碗面条,这才匆匆往公司里赶。

坐在电脑前,我习惯性地点上一支烟,又习惯性的冥想了一会儿。

这才打开电脑,开始写网红事业部的计划书,我要尽快将这个事业部做起来,我想尽快挣到那一千万。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等我挣到了那一千万后,我又能干什么?

或许我会退出职场,重新将地摊的生意支楞起来,然后和老付一起东奔西跑的躲着城管。

不对,老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全文在线阅读

付现在已经不再摆地摊了。

想什么来什么,我正想着这些时,老付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我立刻接通老付的电话,开口道:“喂,老付。”

“小陈,现在忙不?不会打扰你吧?”

“不忙,怎么了?老付。”

“也没啥事,就是我现在已经租下门市了,不过我现在有两个选择,不知道到底该做什么生意,想让你帮我斟酌斟酌。”

“嗯,你说嘛,哪两个选择。”

“一个就是开副食店;还有个是我一个亲戚建议的,他是做大棚蔬菜的,说是可以开一家卖蔬菜的店,从他那里拿货便宜。”

我道:“那可以呀!有好的货源,肯定偏向做蔬菜生意嘛。”

“就是有个问题,人家那些卖菜的都去菜市场,哪有自己开门市的,这都是赚一点辛苦钱,我怕连门市租金除了剩不了多少了。”

蔬菜生意是这样,本来就几毛钱的利润,而且蔬菜不想副食那样可以放一段时间,很多蔬菜都是当天新鲜的,超过两三天别人都不要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我对老付说道:“老付,这还得看你怎么想,如果你想拼一下,我建议你还是选择做蔬菜生意……你别看利润不大,但是以少积多,只要量大不愁赚不到钱的。”

“那如果这样的话,我还得去买一辆小货车。”

“这是一定的,老付你有驾照吗?”

“这有,我驾龄都十多年了。”

“反正我要是你,我肯定会这么选,哪怕去贷款我都要买一辆车。”

老付道;“为什么你跟我女儿的想法一样呢?你们都不选择做副食生意,我觉得蛮好啊!”

“副食生意是挺好的,但我这么跟你说吧老付,副食生意吃得饱饿不死,但你想赚多少钱是不太可能的。”

“哦,那我懂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就去做菜生意,如果效果好我把我老婆也叫过来帮忙。”

“嗯,加油老付,我相信你。”

“对了小陈,你去成都这么多天了,还习惯吗?”

我笑道:“习惯,这里离重庆又不远,乡土人情都差不多,吃得也习惯。”

“那就好,你好好照顾身体啊!天气越来越冷了,我老婆昨天就感冒了。”

“嗯,你也是老付,别太操心了,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

我正和老付聊着时,办公室的们忽然被打开了,只见孙骁骁探了个头进来。

我看向她,小声问道:“有事吗?”

“你在接电话啊!那我不打扰你了,等会儿来一下我办公室,我有事和你商量。”

我点头应了下来,电话那头的老付又对我说道:“小陈,你要是忙你就先去忙,我这边先联系一下我那亲戚。”

“好,那老付我等你的好消息。”

结束了和老付的通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老付现在和我是同阶级的人,虽然我们彼此的烦恼不同,但我们确实因为某些原因而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所以现在听到老付的生活有了些许改变,我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放下手机后,我便去了孙骁骁的办公室。

打开门,我向她问道:“有事吗?”

她示意我把门关上,然后对我说道:“你怎么把东西都搬走了?”

“我总不至于一直住在你那里吧?”

“是不是我昨天晚上跟你说什么了?”孙骁骁停顿一下,又继续道,“你别当真,我都不记得我昨晚说过什么了,如果说了什么让你难以接受的话,你真别往心里去,我都是说的醉话。”

我心里松了口气,还以为昨晚她说的想跟我在一起是真心话,幸好是醉话。

我这才笑道:“没有,你什么都没说,我是早就想好搬出去了,这样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了?你现在独身一人,就不能好好跟我住在一起吗?……我又没让你爱上我,你干嘛一定要躲着我呢?”

“我……”

我刚开口,孙骁骁就又说道:“真的,别走……我求你留下来吧!我特别喜欢你今天早上给我住的薏米粥,还有昨晚的红糖姜汤……你再给我煮一碗吧,大不了我再来一次姨妈,只要你不走,一个月我来四次都行……”

听着孙骁骁这番话,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但她说的没错,我现在确实独身一人,安澜也离开我那么久了。

尽管我还没有从她的离开中走出来,但我始终要开始新生活的,所以和孙骁骁住在一起也不算违背什么道德。

但我就是做不到,我做不到和任何我不喜欢的女人暧昧。

我无语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这么做图什么呀?还是说你想讨好我,想让我帮你管理公司?如果是这样,大可不必,因为你不用讨好我,我也会尽力而为,我也是为了我自己。”

“不是的,我就是觉得你现在抑郁症很严重,我不放心。”

“没什么不放心的,我现在好多了,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晚上也不会失眠了。”

孙骁骁直接朝我走了过来,一把拽住我的胳膊,摇晃着我的手臂,撒娇似的说道:“哎呀!别走嘛……你说,你要怎么才能不走,我都答应你……”

“你先把手松开,拉拉扯扯的干嘛呢?”

“你先回答我。”

“你先松手。”

“你先回答我。”

我准备直接推开她时,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我回头看去,江枫就站在门外,他也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住了。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25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