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护肤妙招:用米汤拌草灰涂脸

进入秋季,就连平素从不护肤的男人们为防燥、防裂,早晚也会往脸部和手上涂抹护肤品。因此,化妆品有时就变成一把胡思乱想的钥匙,让今人莫名其妙地替古人担忧:化妆品没问世前,古人用什么东西护肤呢?

闲翻古籍,古人用的化妆品、护肤品比现代人用的生态又低碳。唐代医典《外台秘要》(成书公元752年)就记录了我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护肤、美容的过程:“宫女打开金花盒,把盒内雪洁的细粉倒入一小盂米汤里,仔细搅匀。然后把这只金盂捧到武则天面前,女皇伸手舀起一捧浓稠的粉浆,涂到脸部和手上,轻轻地揉搓着,仔细地护理着皮肤……”

书里还清楚地交代,这是“则天大圣皇后炼益母草留颜方”。原来武则天用来护肤和美容的“化妆品”就是把益母草烧成灰,然后用水拌成团,放在一种特制的小炉当中,以低温炭火慢慢煅烧,再把烧过的灰团反复研磨,最终得到“白色细腻”的细粉。

其实,在唐代用“益母草灰”化妆和护肤并非宫廷贵妇千金大小姐的专利。敦煌藏经洞发掘的民间手抄医书里,也有平民百姓用益母草灰消除脸上黑斑、等“面上一切疾”的秘方。

号称南宋末期“生活百科全书”的《事林广记》中,不仅记载了人们普遍使用“草木灰”化妆护肤,还记录了当时人们已将益母草灰发展成了一种配有多种中草药成分的复合型制品,女性则将茯苓、天门冬、香附子、甘草、杏仁、皂角、大豆等与益母草灰巧妙搭配开发出“洗面奶”。

到了元明时期,“益母草灰”美容及护肤的“神功”更是得以充分挖掘。元人编纂的生活百科全书《居家必用事类全集》和明代的《普济方》都对“玉女粉”的“进化”及其美容和护肤功能有记载。元、明的女性将白茯苓、白牵牛、黑牵牛、白丁香、白芨、白檀、蜜陀僧、鹰条等的细末与益母草灰拌合在一起,用鸡蛋清调成丸,在阴处晾干,上晚妆时,用唾液把“丸”弄湿,往脸和手上涂抹,再揉揉就行了。直到晚清,宫女们还用这种“美容丸”养颜护肤。从古籍记载来看,古代美女用“草木灰”护肤、美容的历史起码超过1000多年。

【傅雷打桥牌掀桌子】1931年,从巴黎留学归来刚到上海时,傅雷常与友人搓麻将、打桥牌消遣。原本纯粹的娱乐活动,傅雷却看得非常认真。[详细]

【彭德怀:我已经是上的僵尸了】1966年5月下旬,彭德怀视察完川东大足重型汽车厂工地后,突然接到西南三线建委的电话,让他马上返回成都[详细]

1942年,战争阴云笼罩世界。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年份,其实无论以何种意义考量,都是在混沌中孕育新秩序的一年。

扣押甘地 延安整风 远征缅甸 长沙会战巴丹行军 火炬行动 怀特计划 河南饥荒十里洋场 安妮日记 美龄访美 核弹研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 2020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