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母草_资讯频道_凤凰网

妇科圣药益母草其实非常粗生,所以又叫茺蔚,有茂盛的意思。《本草纲目》载:“此草及子皆充盛密蔚,故名茺蔚。其功宜于妇人及明目益精,故有益母、益明之称。”作为中药的益母草,往往要在秋天子实成熟后才割取全草,晒干后打下子实茺蔚子。我还见过有卖益母草蜂蜜的,与油菜花蜜、紫云英蜜、荔枝蜜并列一起,可见有些地方益母草的种植面积应该很大,会像油菜花那样满山遍野开满了花儿,并且吸引了大批的蜜蜂前来采蜜。不过也有例外,在潮汕,人们都是将益母草当成蔬菜来种植吃食,菜市场上一年四季都有鲜嫩的益母草嫩苗出售。

潮汕人吃食益母草的风气极其旺盛。产后的妇女,不管顺产还是横生,会不会淤血疼痛或月经不调,按习俗都是要煮食益母草的。惠来一带有两句骂人的恶语,叫“生勿得着益母草贵”和“生勿得着妳母块B痛”。虽然通常只骂第一句,却包涵了很多层意思:你妈白吃了那么多的益母草(暗示不是顺生,甚至因多吃而抬高了市价),白受了那么多痛楚,白生了你这龟儿子!

更奇怪的是,不仅产育的妇女要吃,男人孩子也都争着吃。吃法也不同于本草书籍的记载,通常是这样的:将嫩苗的根部去掉后洗净,再与猪肉或猪杂同煮。猪杂如猪粉(猪小肠)、“冇肺”(猪肺)等都要事先煮烂再切小块,猪肉则要挑选一些略肥或脆嫩的部位如猪颈肉、脢肉(里脊肉)、前朗肉(槽头肉)等,薄切后一焯即起。“焯”,潮州音读“捉”,指在滚汤中快速烫熟,火候控制要以刚熟为度。所以早晨到小食摊吃益母草的人,会对摊主说“焯碗益母草”或“焯碗真珠花菜”,而不会说“煮碗益母草”或“煮碗真珠花菜”。讲究点的摊主,煮的时候也都务求保持菜蔬的青翠颜色和汤水的清鲜滋味。

相传潮汕的益母草食俗源于潮阳棉城,至今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那里的传统吃法与汕头市区有些不同,是将益母草与捣碎后的花生仁同煮。这种类似素食的食法,闻起来油香四溢,咀嚼起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考虑到古代的墟集制度(一般墟期是三日一趁之),不可能随时能够买到鲜肉,我相信这是一种比煮猪肉更古老的烹调方法,因而也倾向于认同潮阳棉城是益母草食俗源头的说法。

2010年我曾被汕头电视台特邀为嘉宾,至潮阳棉城采访当地的益母草食俗。有趣的是,那里的益母草煮法已开始放弃传统走向折中主义。那天我们寻到当地一家最有名的店铺,让店主按照自己的习惯给我们每人煮一碗益母草汤来吃。店主二话没说,先将事先已经捣碎的花生与水略煮,依次再加入益母草和猪肉片。一大碗猪肉花生益母草汤很快摆放在我的面前,我拿出相机先拍了照片,然后先尝了一口乳白色带油珠的汤水,果然兼有鱼和熊掌的美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 2020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