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益母草

曾有个玻璃水缸,因为漏水,便不再装水用,又不舍扔掉,于是用来装了土,栽上柠檬树。 元旦前后,是广州比较冷的季节,这个玻璃水缸里离柠檬树20厘米左右的土里,长了棵小苗。开始并没在意,也不像杂草,就没有清理,就让它长着吧,每天浇水的时候,也顺带淋一下。

他端详了很久,没能给出答案,说,我要再确认告诉你。两天之后,他见我浇菜,专门跑过来说:这是益母草,是好东西,补血补气,前两天觉得像,但不能肯定。

益母草?对我来说,是个新鲜植物,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或者见过也不认识。虽然名字并不陌生,因为,之前学《诗经》时,专门有一章讲到过益母草。“中谷有蓷,暵其乾矣。有女仳离,慨其叹矣。慨其叹矣,遇人之艰难矣。中谷有蓷,暵其修矣。有女仳离,条其啸矣。条其啸矣,遇人之不淑矣。中谷有蓷,暵其湿矣。有女仳离,啜其泣矣。啜其泣矣,何嗟及矣。”这里的“蓷”就是益母草,这首诗显得哀怨忧伤,“遇人之不淑”。我们的古文学老师满头白发,讲到这里,仰天长叹,印象极深。

这株益母草,或许是小鸟从某处衔来的种子,无意中落在我们的地里,或许是我们收拾杂草埋在这里做肥料无意中播了种子。无从知道它的来历,既然长到了我们的菜园,它算是遇见了好人,遇见了淑人矣,我们天天浇水让它成长,是它的造化,不是吗。

这,也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啊。除了仅从《诗经》上的文字知道益母草这个名字,我第一次见到这植物。益母草又名:蓷、茺蔚、九重楼、坤草、云母草、森蒂等等,这些名字大多显得陌生。但这植物的样貌并没有特别怪异、夸张,很亲切。广州温暖湿润的气候,充足的阳光,非常适合益母草的生长,两三个月的时间,从出苗长到超过1米。益母草像什么?杆像芝麻,叶子像艾蒿,开花也像芝麻一节一节步步登高,3月份开花,白色的,猛然一看,并不吸引,仔细端详,越看越美。

吃过几次纯粹用益母草叶子煮的汤,略微辛苦,之后是淡淡的甜味。有时煮牛肉汤,排骨汤,乌鸡汤,鸽子汤,猪肝汤,梅果会上去摘些叶子,洗净,放到汤里当作料,这个味道说不上来有什么特别,但更丰富,更补。

这益母草对女性尤其好,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有这样的记载:“其功宜于妇人及明目益精,故有益母、益明之称”。现在很多含“益母”的药品大多有祛瘀生新、活血调经、利尿消肿的作用,多是用来治疗妇科疾病的。看到一个资料说,武则天最善用益母草来养颜,御医们为她研制出美容秘方中,就有益母草的养颜粉。

益母草开花,结果之后的4月,梅果将这一株益母草全部把掉,叶子晒干,杆用剪刀剪成一段一段的,放在天台晒了几天,干了。然后用布袋装了起来,她说:先存放起来,煮汤时可以当香料用,种子还可以再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 2020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