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2018-09-27)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林墨轩的手术,一直做到深夜,终于结束了。
他的命虽然保住了,但医生却并不乐观的告知白语瑶,林墨轩受伤后大量失血,导致了他脑部重度缺氧,所以他极有可能,会成为永远醒不过来的植物人。
白语瑶听得眼前发黑,身体一阵摇晃,艰难稳住身体。
她还是害了林墨轩……
白语瑶在医院寸步不离的守了整整六天,林墨轩始终昏迷,没有半点要苏醒的样子。
眼看着靳天寒给的一周时间,就要到期限了,孩子却仍旧下落不明,白语瑶心急如焚,熬得两眼通红,面颊消瘦。
她趴在床边,握着林墨轩的手,不断低语呼唤,乞求林墨轩能醒过来。
只要他说了孩子的下落,然后证实孩子与靳天寒的血缘关系,那他们就全都能解脱了……
“所以,墨轩,你必须要醒来。”白语瑶额头抵在林墨轩手背上,喃喃道,“只要你醒来,我就跟你走。去哪里都可以,就算是嫁给你,我也愿意……墨轩,你快醒来吧,我求你了……”
这两年,她连累了太多人,不能眼睁睁看着林墨轩这样永远躺下去。
“你快醒来吧,若你醒了,我们就厮守一生,以后我绝不主动离开……”
这是她欠他的,应该用一辈子来还。
“砰——”病房的门,忽然被人一脚,粗暴踢开,靳天寒高挑挺拔的身形,忽而出现在门口。
“白语瑶,你刚刚,说什么!”
跟林墨轩一生厮守,不离不弃?
白语瑶惊吓的回头,眸光警惕的盯着他:“靳天寒,你怎么来了?”
明天才是一周的最后期限,他怎么会现在过来?
又要折磨她吗?
白语瑶脸色登时惨白,后背冷汗涔涔,下意识的挡在林墨轩的身前。
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却让靳天寒的表情,愈发阴寒漆黑。
“白语瑶,你还真是下贱。”他迈开长腿,步步逼近。
白语瑶绷紧后背,抖着声音道:“靳天寒,你想干什么?别靠近我!”
每次他一靠近,就会狠狠折磨她。
靳天寒眼神锐利,大手,大力的狠狠扣住白语瑶的手臂,将她扯到面前,俯身逼近,鼻尖几乎相贴。
“白语瑶,你就这么喜欢林墨轩?厮守一生,这种承若,你这放浪的身体,做得到吗?”他说着,用力一推,将她压在墙壁上。
强壮高热的身体,紧紧贴在白语瑶柔软的身上,体温交融,却只让白语瑶觉得恐惧和害怕。
“放开我!”她挣扎起来,拼命推拒,“靳天寒,你离我远点!”
她那点力气,在靳天寒眼里,根本不足为惧。
手往下一伸,直接扯开了她的裙子。
白语瑶尖叫了一声,使劲阻止靳天寒的手,却毫无作用。
他的身体,仍旧嵌入了白语瑶的腿间。
“不知道没有了子宫的你,干起来,又是什么滋味。”他解开了皮带,分开白语瑶的双腿。
白语瑶耻辱恐惧,不顾一切的放声尖叫。
她如今早已不算是正常的女人,也根本不能正常的与人做那种事情。
靳天寒明明知道,却还是要这样强上她,目的不过是羞辱她。
当着昏迷的林墨轩的面,狠狠的侮辱她。
不管她怎么奋力挣扎,靳天寒还是刺入了她的身体。
强烈的疼痛,让白语瑶的脸上,瞬间褪尽血色,疼痛让她颤抖,让她连叫都叫不出声。
靳天寒掐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过去,面对着林墨轩。
“你喜欢的男人,就在一旁躺着呢,白语瑶。”他嘲讽开口,字字尖锐,“当着他的面,被我上,什么感觉?你天生下贱,是不是觉得很爽?嗯?”
第10章 给我叫啊
“疼!”白语瑶推着靳天寒的胸口,满脸惨白,“靳天寒,你停下,我疼!”
靳天寒用力压住她的身体,表情狰狞道:“被我上,你就疼,被其他男人上的时候,你就爽?白语瑶,你就这么不喜欢被我碰?”
说到这里,靳天寒不由想起许思思给他看的那个视频。
视频里的白语瑶,喘息娇软,下贱放浪,跟她平时那正经虚伪的样子,天差地别!

“疼!”白语瑶推着靳天寒的胸口,满脸惨白,“靳天寒,你停下,我疼!”
靳天寒用力压住她的身体,表情狰狞道:“被我上,你就疼,被其他男人上的时候,你就爽?白语瑶,你就这么不喜欢被我碰?”
说到这里,靳天寒不由想起许思思给他看的那个视频。
视频里的白语瑶,喘息娇软,下贱放浪,跟她平时那正经虚伪的样子,天差地别!
这个女人,就是这么会做戏!
骗了他一年多,亏得他曾经,还想过就这样,跟她度过一生!
可到头来,一切就只是个笑话!
这个女人,无数次出轨,连孩子,都可能不是他亲生的!
想到这里,靳天寒的动作,就止不住的粗鲁凶狠。
白语瑶没有子宫,根本不能做这种事情,下身被撕裂了,温热的鲜血流了出来,靳天寒每动一下,就是钻心刺骨的疼。
疼得她眼前发黑,再没了挣扎的力气,如同尸体一样,僵硬的绷着身体,忍受所有的剧疼。
“白语瑶,你给我反应!”靳天寒不满,掐着她的下巴,羞辱的拍打她的脸,“给我叫,就像你在其他男人身下那样,给我大声的叫!”
白语瑶嘴唇颤抖,连喊疼的力气,都没有……
靳天寒越看她死板的样子,就越是暴怒。
干脆抓着她的身体,压在昏睡的林墨轩身边,狠狠动作。
白语瑶的脸,几乎撞到了林墨轩的头。
她忍受不住,惊恐的尖叫起来。
“靳天寒,你不要在这里!放开我!”
她挣扎起来,手掌不可避免的推到了林墨轩的身体,加上靳天寒大力撞击的力度,整张病床,都在摇晃。
林墨轩昏迷的身体,更是摇摇欲坠,几乎跌下。
白雅瑶又不得不伸手,扶住林墨轩。
靳天寒将她所有的在意,尽收眼底。
怒火越烧越旺,他抓过白语瑶的手臂,反扣在她背后,不让她触碰林墨轩。
白语瑶低叫不停,被逼出了眼泪,为了避免撞到林墨轩的身体,她用力往后绷起身,那动作看着,就像是在迎合。
靳天寒另一手掐住她的腰,嘲讽道:“有感觉了?没了子宫,还能爽,白语瑶,你可真够贱的啊!”
白语瑶咬紧嘴唇,连摇头的精力都没有了,浑身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忍耐疼痛和稳住身体上。
这酷刑一样的事情,好不容易,终于结束。
靳天寒抽身而退,扔开了白语瑶。
顾不得凌乱的衣衫和下身的疼痛,白语瑶第一时间,抱住了林墨轩几乎掉落的身体,挪回到床中间,同时检查他的身体。
靳天寒阴沉的面色,刚平息了几分怒火又涌上来,他一步上前,抓着白语瑶的头发,一把将她扯翻在地上。
“白语瑶,明天就是期限的最后一天,孩子,现在在哪儿?”
白语瑶跪趴在地上,腿间还在涌着鲜血,打湿她雪白的纤长双腿,惨烈,又凄美。
“墨轩还没有醒过来,只有他才知道,孩子在哪儿……”
靳天寒冷笑,眼神阴凉漆黑:“别给我找那些借口,明天,我若还是没有看到孩子,那林墨轩,就别想留着全尸!”
靳天寒说完,狠狠的摔门而去。
巨大的关门声,震得白语瑶心口又是一疼。
她闭了闭眼睛,却再哭不出来,而是扶着床沿,艰难的起身。
想去浴室,清洗自己满是液体的腿间。
刚站起身时,床上的林墨轩,忽然动了动手指。
白语瑶登时一喜,急忙拉住他的手:“墨轩,你醒了吗?”
林墨轩眼球不断转动,睫毛颤了颤,终于,缓缓睁开……
他醒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44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