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2018-09-30)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6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白语瑶被扇得脸颊一偏,半脸红肿。
血泪蜿蜒留下,显得她的表情,更加狼狈狰狞。
“白语瑶,你还想撒谎到什么时候?”靳天寒收回那只,扇过巴掌的大手,“你这张嘴里,到底有没有一句实话?”
白语瑶哑口,撑大了猩红的眼睛,愣愣的望着靳天寒。
他不信她,他永远都是,无条件的相信许思思。
“思思这几天,一直在照顾我,她怎么可能,又有什么理由,要弄死林墨轩?”靳天寒看着白语瑶的眼眸里,只有怀疑和失望,“那天,你为了保护林墨轩,捅了我一刀,那伤口,就是思思在寸步不离的照顾!”
白语瑶睫毛颤了颤,涌出更多红色血泪,视线开始模糊,暗淡……她的视力,开始受损了。
“你说她杀了林墨轩,藏了你的孩子,那证据呢?白语瑶,你诬陷她,连证据,都不准备吗?”
白语瑶愣了几秒钟,忽而失控的大笑起来。
证据?
就算她真的有证据,靳天寒,又会相信吗?
根本不会!
“好,靳天寒,这一切,就当是我做的,是我歹毒残忍,蛇蝎心肠,那你杀了我!我求你,五马分尸弄死我!”
反正,林墨轩死了,孩子,也被许思思带走了,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见到孩子的机会。
那她还挣扎什么?
不过徒给许思思,给靳天寒增添乐子罢了。
不如死了干脆!
靳天寒沉默,沉戾的视线,在林墨轩的尸体上,落了一秒。
“白语瑶,你想跟林墨轩一起死,然后在地狱里相见吗?做梦!”他狠狠盯着白语瑶的眼睛,“我没那么容易放过你!”
他开始往后退开,吩咐一旁的下属。
“给我准备一份遗体捐献协议,我要把林墨轩的尸体,拿给医院做解剖实验,我要这个贱女人的奸夫,被人一刀一刀的割开肚皮,破开内脏,死无全尸,让他永生永世,都不能入土为安!”
“靳天寒,你怎么能这样!”白语瑶疯狂挣扎起来,扭动着身体,差点挣脱出保镖的掌控。
保镖不耐,狠狠给了白语瑶腹部一拳。
拳击带来的疼痛,让她一下子哑了声音,软了身体,满脸惨白的直往地上坐。
靳天寒看也不看她,只是扶着许思思,回身往外走。
“把这个女人,给我关起来。盯住她,不要让她有片刻的好过,也别,让她轻易地死了!”
他扔下那么一句吩咐后,带着许思思,渐渐走远。
而白语瑶,却被两个保镖,架着虚软的身体,给拖上车,丢进了一间漆黑潮湿的地下室里。
那里面只有一扇极小的窗户,透出暗淡的天光。
白语瑶蜷缩在肮脏的地板上,腹痛难止。
保镖的那一拳,打到了她手术后的伤口,小腹里好似有把刀子,在寸寸研磨她的血肉,还有腿间……
伤口没有经过任何处理,感染之下,又疼又烫,无比难受。
身体的各种疼痛,一刻不停的折磨着她。
她用力抱住肚子,却不能缓解分毫。
还有林墨轩,他的尸体,现在又是怎么样了……
意识慢慢模糊起来,疼痛似乎在远离她,身体缓缓被黑暗卷了进去。
她飘飘忽忽,猛然间,听见了孩子凄厉又痛苦的哭叫声,让她迷糊的意识,瞬间被拉回来。
那是她儿子的哭喊声!
她睁开眼睛,四处搜寻地下室,里面空荡荡,只有她一个人。
那声哭叫,好似幻觉。
可那血脉相连的痛感,不安感,又无比确定的告诉她,她的骨肉,正在受苦。
一定是许思思在折磨他!
那个狠毒的女人,对她的孩子,绝对不会留情!忍着小腹的疼痛,白语瑶撑起身来,用力砸门。
“开门,放我出去!”
但外面并没有回应,空旷安静的地下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呼喊和敲门声。
心跳急促,那种不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她的孩子,恐怕真的要出事了,她必须要尽快逃出去……
小腹和腿间都疼得难受,视线一直模糊不清,像是蒙着一层白雾,可白语瑶却顾不得这些。
没有人给她开门,那她就自己撞开门,逃出去!
深吸一口气,她咬紧牙齿,助跑几步,用肩膀大力撞门。
每撞一次,肩头就淤青一块,距离的疼痛让她脸色惨白,额头全是冷汗。
可想到孩子,再疼,她也要忍着……
一下又一下,接连七八次之后,她终于撞开了铁门。
外面竟没人看守,白语瑶捂着疼痛的肩膀,跌跌撞撞的逃出了这栋关押她的房子。
这里,竟然就是当初,许思思想要弄死她的那个工厂附近!
白语瑶环顾了一圈四周,凭着直觉,跑进了一个加工厂房里。
里面灯光打开,仪器嗡嗡作响,虽在运作,却并没有工人来往,十分诡异。
胸腔里的心脏一直在砰砰狂跳,那种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
白语瑶在工厂里茫然的转了半圈后,陡然听见了婴儿啼哭声,急忙循着声音找过去,终于在一个巨大的绞肉机面前,看到了许思思!
她正抱着孩子,在轰隆作响的绞肉机前来回走动。
“许思思,你把我的孩子,还给我!”白语瑶心跳一紧,急忙冲过去。
可她视线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路,半路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倒,狠狠跌了一脚,一头扑在许思思的面前。
许思思狠毒一笑,一高跟踩在白语瑶的手背上,尖锐的高跟鞋硌得白语瑶手指头剧痛无比。
“白语瑶,当初,你就是在这里,害我失去了一只手!”想到那天,自己的右手被绞肉机搅碎那一刻,许思思就怨恨得面色扭曲。
“那是你自作孽!”白语瑶咬紧牙关,疼得嗓音发紧,“是你想把我推进去,结果反而自己手滑,摔了进去!”
“那也怪你!”许思思狠狠躲脚,重重踩了一把白语瑶的手背。
骨头咔哒一响,白语瑶疼得低低叫了一声,求生的本能让她猛然挣扎,将抱着孩子的许思思,掀翻在地上。
许思思尖叫着撞到绞肉机壁,怀里的孩子也同时脱落,摔在地上。
“哇哇……”孩子疼痛的啼哭起来,揪紧了白语瑶的心。
白语瑶手脚并用的撑起身体,朝着孩子爬去。
眼看就要抓住孩子,许思思却突然一脚横过来,当着白语瑶的面,将孩子狠狠踢飞。
“不!”白语瑶尖叫,朝着孩子疯狂扑去。
孩子的啼哭得更加厉害,白语瑶又视线模糊,看不清孩子到底有没有受伤,焦急如焚,完全顾不了防备背后的许思思。
许思思抄起一根废弃的铁棍,冲着白语瑶的后脑大力挥下。
白语瑶被打得眼前发黑,手脚一软,趴在地上,好半天没能站起来。
高跟鞋的声音随即响起,许思思踩着白语瑶的后背穿过,将摔落的孩子抱起。
“白语瑶,你害我没了一只手臂,成了残废不说,还要整天带着这丑陋的金属假肢!你可知道这些年,我有多痛苦?”
许思思掐紧了怀里的孩子,朝着绞肉机走去。
“今天,我也要让你,亲自尝尝,自己的血肉,被活活搅碎,是什么样的滋味!”
说完,她高高抛起孩子,朝着那轰鸣作响的绞肉机,扔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47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