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 (2018-09-30)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5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当刘主任说到“副主任”三个字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都闪烁了一下,笑容也都收敛了。
薛凌一下子瞄到了,猜想这位副主任的人缘应该不怎么好,暗自记在心头。
刘主任让人事部的同事将她登记今天上班,薛凌趁机当天上岗,先熟悉同事和工作。
办公桌收拾妥当后,王青将英语栏目的资料都交给她,因为栏目很新,才办了几期,所以资料并不多,很快就交接完毕。
报社负责午餐,十二点准时开饭。
门卫和厨房老阿姨各提一个大桶,给大家一人发两个铝餐盒,一个装饭,一个装菜和肉,量多饭足很丰盛。
薛凌食量不大,还吃剩好多。
一旁的王青好意提醒她,低声:“这是报社给的福利,每一个人都一样多。女生饭量小,一般都吃不完,好些人都会把吃剩的带回去。餐盒早上阿姨送热水来的时候才收回去,不耽搁。”
薛凌记下了,笑道:“那我把肉丸子和腊肉留一些,吃太多肉容易长胖。”
这几天相处下来,她发现程天源节俭得厉害,三餐都舍不得吃肉。跟他下馆子几次,点的主要都是素菜。
如果直接买给他吃,他肯定不会要。如果是午餐吃不完剩下的,他那么节俭怕浪费,应该不会拒绝。
思及此,她心里偷偷乐着。
午休一个半小时后,下午的工作开始了。
薛凌是英语专业毕业的,熟悉本专业,很快就将几期的栏目看完,还打了一份总结。
忙起来容易忘记时间,一转眼已经到了四点半,同事们陆陆续续下班了。
刘星笑呵呵解释:“早上八点上班,十分钟来去,别迟到太多一般都没事。中午午休一个多小时,下午五点下班,如果工作没完成要赶稿,那就加班赶上,自己安排。”
薛凌点头记住,也跟着收拾东西下班。
县城去年开始有公车绕城走,只是路线只有三条,薛凌初来乍到,还不怎么了解。
王青是本地人,每天都是坐公车上下班,听她说住在供销社附近的小旅馆,主动告诉她要坐三线公车。
“都十几分钟了,公车怎么还没来?”薛凌着急咕哝。
县城不大,看来得去买一辆自行车,以后上下班可以用。等公车时间太长,太耗时了。
王青微笑道:“习惯了就好,这儿不比帝都那样的大城市。对了,你接下来应该得租房子吧?”
薛凌答:“是,报社没宿舍,我决定在附近找找看。”
王青想了想,道:“我前几天跟朋友去前面的松明路吃饭,看到饭馆隔壁有两套房子挂着出租的牌子。你可以去看看。”
“松明路?好的!谢谢啊!”薛凌笑答。
王青略羞涩笑了,低声提醒:“不过那边房子挺大的,估计不便宜。如果太大,你可以找人合租什么的。”
薛凌漂亮的眼睛闪过一抹精光,很快隐下。
程天源他住在供销社的上方宿舍里,听婆婆之前说过,说几个男人合住一间,很拥挤,而且卫生条件也很不好。
只是他为了省钱,不舍得在外头租房子。离开前婆婆提醒她说,如果她要过来一起打工,小两口不如在外头租一间小房子,一来三餐兼顾得了,二来也能稍微住好一点。
这也许是个好主意!
等了好一会儿,公车终于来了。
薛凌急急忙忙上了车,赶到旅馆已经差不多五点半。
程天源下班后跟同事借了单车,兴冲冲来到了旅馆。
敲门都没人应,就拿了钥匙开门进去,房间里冷冷清清的。
想着她第一天上班,也许有不少事情要适应,他耐心等在房间里。
十几分钟后,“嘭嘭嘭……”旅馆的楼梯传来急促脚步声。
程天源站在窗口,见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浓眉剑眉微微蹙起。
晚上他还要去做散工,估计没时间带她去找房子了。算了,只能让她再多住一天了。
门“砰!”地一声打开了!
薛凌气喘吁吁的,一进门就双手托着膝盖,弯着腰大口大口喘着气,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程天源转过身,眼眸里有点怜惜。
“跑那么快做什么?不差一会儿。工作确定了?”
薛凌点点头,喘着粗气答:“是!今天开始上班了,还挺顺利的。”
程天源暗自替她欢喜,能这么快找到合心意的轻松工作,算是相当不易。
“看你挺累的,不如明天再去找房子吧?”
“不要!我就是想赶回来找房子的,不然也不必跑得累成这样。”薛凌将军色工作包搁下,微笑解释:“这是报社分的。”
程天源却不怎么赞同,解释:“天色开始暗了,找房子住不算小事情。明天再说吧。”
薛凌想了想,问:“你认识松明路那边吗?听说那边有房子出租,要不你先陪我去看看吧。”
住旅馆一天要六块钱,如果能明天中午退房前尽快找到房子租,至少能省出几天的伙食费来。
程天源见她坚持,想着自己有自行车,过去那边也不远,点头同意了。
两人匆匆下了楼。
薛凌看着那半新不旧的自行车,忍不住问:“哪儿来的?”
他长腿一蹬,自行车走了起来。
“跟一位同事借的。”
薛凌笑喊:“喂!我还没上去呢!”
程天源扬了扬眉,停下车扭头问:“你不会跳上来?”
“……不会。”薛凌微窘,解释:“我只会自己骑着。”
程天源下巴扬起,道:“快上来。趁着傍晚过去,不行明后天再去找。”
薛凌看着锈迹斑斑的后座,顾不得脏,一把坐上去,右手臂顺势搂住程天源的腰,依偎在他身后。
程天源后背瞬间僵硬了!
这样未免靠得太近了些……
薛凌正趴在他身后,对某人的僵硬反应一清二楚,内心暗自偷笑,面上装出一副很焦急的样子。
“源哥哥!快点吧!”
程天源喉咙里淡淡“嗯”了一声,长腿蹬一下地面,高大自行车晃了两下后,顺畅往前疾驰去了。
他骑车很稳也很快,绕过两条街道后,又拐进一条大公路。薛凌左看右看,发现这一带算是新区,好些建筑物都还很新,顶多只有十几年。
荣华城现在仍是小县城,楼房多数都不高,这边的建筑都是两三层,多数只有两层。
楼房多数都是自建房,高高低低,或大或小,看起来也不怎么整齐。
松明路往后一些,房子建得比前面有规划,大小高低没那么明显了,一眼望过去,模样和外面装修都差不多。
这时候还没什么房产中介,房子出租或售出的也不多,主要都靠口头传来传去,有些则是直接在门口挂个牌子,写着两个歪歪“出租”两个字。
薛凌想起王青的话,说餐馆附近有房子挂出租的牌子,便寻着餐馆的位置去了。
果不其然,在餐馆的侧面大巷子里,有两套一模一样的房子都挂着出租的牌子。
两人走进一看,发现两套房子并排,不管是外墙还是门口院子或铁门都一模一样,只是左边的那套偏新一点儿。
程天源剑眉微蹙,低声:“这房子太大,不适合你一个人住。”
薛凌心里藏着小心思,不敢让他知道,大大咧咧道:“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反正看看又不用钱!再说,指不定人家是打算一层一层出租的,我给人家租一层,也划算啊!”
程天源却摇头拦住她,解释:“像这样多层出租的更不适合你,你一个女孩子住,万一其他楼层的人别有居心,居心不良,那你怎么办?”
薛凌嘻嘻笑了,道:“我们先进去看看,要还是不要,一会儿再决定。”
程天源扭不过她,见她主动去瞧门,只好忍下心头隐约的不满。
这小女人很有自己的主见,要她听他的,看样子不大可能。
薛凌敲了几下门,又喊了几声,不料铁门关得紧紧的。
一会儿后,隔壁的铁门反而开了,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眯眼探头出来,问:“你们找谁啊?”
薛凌凑上前,礼貌解释了来意。
老太太恍然点头,走出来打开院子。
“这两套房子都是我们家的,正打算租出去。这一阵子来了好几户人,都嫌太贵,先后都谈不拢。你们可以先看看,不过我都是整套租出去的,没得分。”
程天源沉着脸,给她打了眼色。
薛凌假装没看到,笑道:“老人家,我们能先进去看看不?”
“行。”老太太很硬朗,走路带风,利索掏出钥匙开门:“我带你们看看。不过,要还是不要,得给一个准话,因为明天可能就有人来看了。”
薛凌呵呵笑了,道:“我先看看再说!”
老太太眯眼打量他们,忍不住问:“小两口?”
薛凌连忙点头,答:“对!我们刚新婚不久,在这边工作,宿舍太小住不下,打算租一套一块住。”
老太太缓缓点头,拍了拍比较崭新的那房子的墙。
“我和老伴建了隔壁那套,十年前又建了这一套。这是给我们儿子和儿媳妇结婚用的。不过他们就住了一个多月,后来搬去上京城了。那边有房子,他们也就过年来住上几天。”
房子虽然有三层,不过里面不算宽,一层大概只有三十多平。
一楼是厕所和一个厨房,楼梯口停放一辆破旧的自行车。
二层则是一个小客厅和一个大房间,房间外头有一个小阳台和厕所。
三楼则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灰尘积得厚厚的。
老太太解释道:“当初建房子的时候,就是给自家人住的,什么地方都弄宽些。其实,这里头也只适合一家人住,分不了层。”
薛凌忍不住问:“我们租的话,里头的家具也出租吧?”
“是。”老太太指着隔壁解释:“那一套也要租。儿子和儿媳妇上班忙,一个娃已经上学了,最近儿媳妇又怀上了。儿子希望我搬去上京城帮忙带孙子,下个月就要来接我过去。我老伴没了,儿子也不放心我一个老人总在这边。房子常年关着更容易坏,还不如都租出去,收点儿钱给孙子买点儿洋奶粉。”
薛凌拉着程天源也去隔壁看了,发现差不多,不过隔壁偏旧些。因为有老人住,东西比较杂乱。
老太太很谨慎,让他们看几眼后,就将他们赶去外头院子。
“院子本来是连一块的,打算出租才隔开的,免得租户不方便。我不收贵,隔壁那套新的一个月四十五块,这一套东西家具多,但旧了点,只要四十块。你们来租房,这边的行情想必也都懂一些。”
程天源一听,眉头微微皱起。
“有些贵,其实能住的也只有二楼。”
他打听过了,一般的小单间只要二十来块一个月,单独一小套大概三十块。
薛凌附和点头,道:“有些贵……我们需要考虑考虑。”
买个东西都要货比三家,更何况是租一个大房子,还是要好好考虑。
这个房子很不错,只是她还得找一些来比较看看。没比较,哪里来的好坏高低。
老太太挥挥手,道:“你们再去找找看吧!反正我这房子肯定值得了这个价!如果你们只住小两口,隔壁我可以优惠五块,但要一次性付三个月。你们如果要,明天就来交钱,随时能搬来。明天不来,过时不候,我就给别人了啊!”
语罢,老太太将门关上了。
秋天的傍晚很短暂,外头已经夜幕降临。
程天源看了一下天色,见四周房子都先后亮起灯,撇过俊脸问:“饿了吗?先去找点儿东西吃吧。”
薛凌应好,问:“你今晚还要加班不?”
“嗯。”程天源牵着自行车,带着她拐出巷子。
松明路附近有不少小饭馆,两人挑了一家面店,点了两碗鸡蛋面。
薛凌打开军色斜包,掏出一个铝餐盒打开。
“中午报社的午餐很丰盛,一盒菜和肉,还有一盒饭。我饭量不大,压根吃不完,还剩一些腊肉和肉丸子。我舍不得浪费,就带了回来。源哥哥,你帮忙吃一些吧。”
程天源看着那金黄色的炸丸子,顿时食欲大增,夹了一颗。
“嗯……味道不错。”
薛凌听罢,开心哈哈笑了,将餐盒中的五六个炸肉丸都倒给他。
“好吃就多吃点!以后我天天给你带!”
程天源微愣,眸光略躲闪,埋头吃起来。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48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