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边县图书馆、靖边县国学经典家庭教育研究会第111期公益分享课程回顾

俯身捡起一片秋的落叶,那清晰的脉络是源自纯净的心境,只是有些许的潮湿;闭眼聆听一抹秋的流风,深深思索一段过往岁月的心事,那轻声的吟唱是遥远的馨语、是碎心的情怀,如盛宴中的觥筹交错、如谷中低泣的益母草,只是有些许的迷离、伤感……

2018年10月13日 下午6时30分,靖边县国学经典家庭教育研究会、靖边县图书馆第111期公益分享课程如期举行。本期开讲老师是大家的老朋友高如梅老师,开讲内容是《诗经》之二十三讲,高老师精细的课程设计、深入浅出的诗文分析,引领大家再次走进《诗经》的殿堂,一同感受来自远古的迷人气息,酣畅而尽兴!

相传,遥远的西周是一个君子国度,礼乐是君子的生活与信仰。在《诗经》十五国风中,有一个篇目叫《王风》,它所收录的诗篇都来自东周洛邑,也就是今天河南省的洛阳一带。郑玄在《诗谱》中谈《王风》,言:“其音哀以思,后以象征王道之衰微。”平王东迁之后,随着周王室的衰微与诸侯的崛起,西周君子与他们的礼乐成为了日益衰微的哀歌。而在《王风》中,就收录了这样的一首关于礼乐的诗——《君子阳阳》,它写下了翩翩君子最后的狂欢,奏响了春秋战国礼崩乐坏的文化哀歌。

在一个贵族欢宴的场合,有一个身份高贵的青年男子,在中央为大家起舞助兴。只见他一副少年得志、得意洋洋之态,边舞蹈边吹奏笙竽之类乐器,人们欢呼雷动。他得意之际,便左手执定乐器,右手来招呼诗人与他协奏《由房》之乐。受这种气氛感染,人人都能感到无比欢欣快乐。接着写这位男子狂欢之余,放下乐器,开始跳起舞来,其乐陶陶,令人陶醉。他左手执定羽旄,右手招诗人与他共舞《由敖》之曲,场面欢畅淋漓。

风吹散两千年的时光流转,东周宫廷里的宴饮落幕了,写诗的诗人、起舞的舞师远去了,我们听不见那雅乐,也看不见那舞蹈,这一场君子阳阳、君子陶陶的宴饮,如今只剩下一首小诗,被我们轻轻地吟诵。可是,这样的一首诗,诗人又为何而作呢?

《君子阳阳》,在它诞生以来的漫长岁月中,对它主旨的争论始终不绝于耳。有人认为,这场快乐的宴饮其实是在抨击东周王室苟安洛阳,却仍然豢养乐工和歌舞伎,不思进取。也有人认为,这首诗的作者,也就是诗中被邀请的乐师其实是一位服劳役归来的丈夫,他邀请的舞师也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妻子,这首诗是小别新婚的夫妻载歌载舞的情景。今天,当“由房”和“由敖”的雅乐,都随着诗人手中的丝竹乐器化成了土地里的一捧春泥,太多的迷不如一颗简单的心。或许,这才是诗人的初心——阳阳的君子起舞,那舞步只是一支快乐的舞,那丝竹也不过是一首快乐的歌。

春秋时代,周朝平王(前770—前720年在位)还是比较混乱的时代。主要是周天子的权威削弱了,诸侯国的力量强大了。周平王的母亲是申国人,申国又常受楚国的侵扰。周平王为了母亲故国的安全,就从周朝抽调部分军队,到申国战略要地屯垦驻守,防止楚国侵扰。这些周朝士兵远离故乡,去守卫并非自己诸侯国的土地,心中的不满凄苦,当然有所流露,形成诗歌,就是《扬之水》。

如果说,士兵如远离泉源的河水,越流越远;那么,妻子如坚定不移的柴草,不飘不流。如果说,日月如流水不断流失,思家情怀就如沉重的柴草,不动不移。分离的日子越久,远戍的时间越长,思念妻子也越强烈。终于,士兵喊出了自己心里的话:“怀哉怀哉?曷月予还归哉?”意思是:在家的亲人平安吗?何年何月我才能回家相聚呢?夫妻之情,故园之思,远戍之苦,不平之鸣,都融化在这两句问话之中,而士兵回家的渴望,强烈地震撼读者。

在诗歌句式上,采用不齐整的句式,有三言、四言、五言、六言几种,这说明诗歌带有鲜明的口语化的倾向。口语化句子,正好比较朴实,比较真切地表达出下层人民出身的士兵的口吻,令人读之感到亲切诚朴。实际上,除了个别词语带有历史痕迹,在语义上需要诠解之外,这首口语化的诗歌,千载之下读之,仍是极易使人感动的。

《中谷有蓷》这是一首采用比兴手法,描写一位被遗弃的女子流离失所却无处申述的叙事诗。属于“诗经、风、王风”的第五篇。全诗共三章,构成三幅嫁个好人真艰难的连环画面。

请看第一幅嫁个好人真艰难的画面:“中谷有蓷,暵其干矣。有女仳离,嘅其叹矣。嘅其叹矣,遇人之艰难矣!”山谷有棵益母草,已经枯萎快干了。有位离异的流浪女,伤心长叹怨声高。伤心长叹怨声高,嫁个好人真难找!

请看第二幅嫁了个男人是坏蛋的画面:“中谷有蓷,暵其脩矣。有女仳离,条其啸矣。条其啸矣,遇人之不淑矣。”山谷有棵益母草,已经萎缩快枯干。有位离异的流浪女,伤心不住发长叹。伤心不住发长叹,嫁了个男人是坏蛋。

请看第三幅嫁错男人后悔晚的画面:“中谷有蓷,暵其湿矣。有女仳离,啜其泣矣。啜其泣矣,何嗟及矣!”山谷有棵益母草,已经枯萎湿润难。有位离异的流浪女,哭泣抽噎泪难干。哭泣抽噎泪难干,现在长叹已经晚!

诗歌每节开头,都用山谷中的益母草起兴。益母草是中草药,据李时珍《本草纲目》,益母草对妇女有明目益神的功效,现代也常用益母草作妇女病治疗调养之用。益母草有益于妇女养生育子。诗歌用益母草起兴,作用有二:一是这种植物与妇女关系密切,提起益母草,可以使人联想到妇女的婚恋、生育、家庭、夫妻,由草及人,充分发挥诗歌联想作用;二是益母草已经干枯了,益母草晒干,可入药。妇女被抛弃,入药的益母草的意义在于:促进夫妻感情和有益于生儿育女的药草,与被离弃的妇女摆在一块,对比强烈,给人的感觉是这位妇女命运太悲惨。因此,“中谷有蓷”一句,是起了隐喻作用、感情引导作用和启发联想作用。

每章最后一句,都是妇女自身觉悟的感叹。被薄情丈夫抛弃,她不是一昧怨天尤人,而是痛定思痛,得出了“遇人之艰难”、“遇人之不淑”和“何嗟及矣”的结论。这是对自己过去生活的小结,也是对今后生活的警诫。吟唱出来,当然是对更多已婚未婚妇女的提醒和劝告。在这位被抛弃的妇女身上,仍然保留着妇女自重自觉的品格,这正是她灵魂中清醒而坚强的一面,启迪着人们。

当2500年前的《诗经》回荡你我耳际,它依然是中国人的精神和美学家底没有变。田野寂荡,秋草泛黄。雁鸣声声,浑天清响。有对当政者的讽刺与批判,有对羁旅生涯、久戍不归的怨恨,有对择偶不顺、自怨自艾的愤怒……“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 2020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