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地区野生中草药达500多种 多为常见品种

6月6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中医药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明确提出了要振兴中医文化。眼下,都市生活离大自然越来越远,即使是中药师,“五谷不分”的人也越来越多,更何谈认识草药?而野生的中草药就隐藏在山水之间和野径小路边。17日,南京的一群年轻中医和中医爱好者跟着专家教授进山采药,记者全程跟随采访,见识了益母草、金银花等平时耳熟能详的草药的“真面目”。

17日,秦淮区卫生局、秦淮区中医院联手发起了一次祖堂山采草药活动,邀请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三位教授一路相陪,教四十多位年轻中医识草药。“阴天,向来是采摘中草药的最好天气。”南京中医药大学药学院教授巢建国兴致很高,“以前采草药都在春夏季,天气炎热,一天采下来,衣服都是湿了干,干了湿。今天不晒,很凉快,可以从容地辨别草药。”

祖堂山的植被丰富,是一个天然的“百草园”。采药队伍带的工具很齐全,剪刀、小铲子,随时准备像挖野菜似的将草药连根拔起,带回去做研究。

刚走了一小段山路,眼尖的巢建国教授便有了发现,“大家看,这里有很多益母草!”大家立即来围观,尤其是妇科的医生感觉特别亲切,“益母草,治疗痛经,我每天要开出很多呢!”张医生是南京中医药大学的高材生,在秦淮区中医院妇科工作的4年多里,天天跟中草药打交道,却很少有机会接触“新鲜”的草药。“在药房许多都被制成了饮片,很难看到植物原形。新鲜的益母草还是第一次见!”张医生用铁锹挖了一株益母草,说带回去做标本。

谷巍教授挖出了一个像野生大人参的草药,引起大家一片惊呼,大多数人都说这是人参,很值钱的,也有人说这是树根。

“错啦!这个叫商陆,吃了会死人的!” 谷巍教授说,商陆根的形状与人参极为相似,但人参外表淡,有明显的粗横和纵皱纹理,顶部有弯曲的根茎,而商陆表面呈土,有横向凸起的皮孔,并且顶部只有中空的地上茎。另外,人参横切面类似菊花心纹,香气独特;而商陆横切面则是同心的环纹,俗称“罗盘纹”,久嚼有麻舌感。

她说,商陆也是一种药材,有逐水消肿、通利二便、解毒散结等功能,但商陆药性猛、毒性大,服用过量会导致呕吐、腹泻、心脏和呼吸中枢麻痹,严重者可导致死亡,不宜作为常规补药。“商陆长得人参,经常被不法商人加工参、红参、高丽参,可要当心了。”

在祖堂山,我们还发现了金银花。近几年,金银花价格一路上涨,最近又有所回落,6月初价格72元/kg。金银花是老百姓最熟悉不过的中药了,但是你知道它为何叫金银花吗,它的花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中医药大学的严辉博士介绍说,“金银花”一名出自《本草纲目》,又叫忍冬花,由于初开为白色花,后转为,因此得名金银花。据《本草纲目》记载,金银花具有清热解毒之功效,而且根、茎、叶、花功用相同,所以,多年来金银花为医为药,经久不衰。据有关部门考证,有三分之一的中药方用到金银花,以金银花为主的中成药不下百余种。

此行,祖堂山上一共见识到了40多种草药。久居城市,南京周边地区的常用野生中草药究竟有多少?又有多少种濒临灭绝?巢建国教授细数了南京中草药资源的“家底”。巢教授表示,南京的中草药主要分布在紫金山地区、老山地区、吉山、祖堂山、白龙山、青龙山、栖霞山等。记者了解到,南京的这些丘陵小山,是很多中草药生长的良好“避风港湾”。大大小小的中草药加起来,南京约有500多种,都是比较常见的,名贵的并不多见。

据介绍,南京地区是药用植物比较丰富的地区,过去有不少农民采集药材出售贴补家用,其中,夏枯草、太子参、金银花比较有名。在紫金山地区,除了熟悉的太子参外,还有绞股蓝、半夏、天南星、金银花等药用植物。另外,牛首山那里最为多见的就是绞股蓝、夏枯草等。

老山既是一座森林公园,也是一座“百草园”。17日,南京的一群民间中医爱好者,在南京中医药大学药学院原院长王春根和白下区建中医院主任医师王宁生的带领下,深入老山狮子岭,见识到车前草、花杆莲、落石藤、鸭跖草等中草药。

从城市的高架桥,来到有些颠簸的村间小道,大家就迫不及待地往山上进军。没想到刚走几步,王春根的研究生小傅就已经发现了草药。“大家看,这种草药叫杠板归。”在小傅的指引下,记者看到一种绿色的藤蔓,茎和叶子背面长满倒生刺,尝一下叶子,味道酸酸的。小傅说,这种草药可以用来治皮肤病。

山中小路两边长满了不知名的野花小草,在王宁生的眼里这些都是宝。他随手一指:这是车前草。王宁生告诉大家,这种草药生长在路边、车前,故此得名,种子叫车前子,把它摘下来煮水喝,利尿渗湿,能消水肿。

在草丛中,一株茎部发白的植物引起大家的好奇。“请大家别乱采,这是花杆莲,根部有毒。”王宁生说,花杆莲也叫“魔芋”,根部挖出来就是一个小球,将小球捣碎涂在伤口上,可治毒蛇咬伤。

一会儿工夫,落石藤、阔叶麦冬、珍珠菜、蛇莓、葎草、贯众、威灵仙、海金沙……大约40种草药被一一识别出来。王春根、王宁生两位老中医仔细向大家介绍了各种草药的鉴别方法。

这个周日,南京“风儿轻轻吹,彩蝶翩翩飞”。深山老林里,走来一群采药人。“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描述的是仙风道骨的隐者,而南京这群采药人却是最普通的市民。

年轻的中医进山采药,这一点也不意外,遍识百草本应是他们课程中的一部分,谁敢将健康托付给连“益母草”“金银花”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中医?

普通的中医爱好者走进大山,多少让人欣慰。进山采药,将草药融会到日常饮食中,是一个有益健康的尝试;进山采药,行走山径,徜徉森林氧吧,还是一次锻炼身心的过程; 进山采药,遍识百草,对宏扬博大精深的中医文化也是很好的契机。

可以说,适度采摘成熟的草药,不仅让完成新陈代谢的大自然更加健康,也让采药人身心更加健康。相信今后,在医院、专家等组织下,越来越多的人会愿意走进深山去采药。当然,诚如专家提醒的那样,采摘草药不能破坏生态,采摘下来的草药使用时要慎重,最好征求医生的意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 2020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