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10-21)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型月还有五六章就结束了,我也知道大家不喜欢,但是还是那句话,要有始有终,不能因为订阅不行,我就写一半不写了了(╯﹏╰)

“这就是小圣杯吗?看起来相当普通啊,然后想要召唤大圣杯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做?”

伊莉雅体内的小圣杯,最终还是成功的取出来了,而此刻的美狄亚手中拿着小圣杯,一脸期待的看向了一旁的幽斗。

或许连美狄亚自己都没有发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连她自己似乎都接受了幽斗什么都知道的设定。

而且本来两人中,作为主导的应该是身为御主的她才对,可是在美狄亚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现在的她都开始依赖幽斗了。

虽说如今的圣杯之战剩下的选手,也就只有两个Rider职阶跟saber而已了,但是能够不用战斗直接获得圣杯,谁又会拒绝呢?

这次的圣杯能够实现两个愿望,幽斗的愿望是什么美狄亚并不知道,但是她美狄亚却是希望能够获得肉体,然后继续享受现在的生活。

以前的美狄亚愿望是打算改变自己的命运的,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以后,她突然发现,即便是她回到过去,那里似乎也没什么值得留念的东西。

无尽的背叛跟痛苦的回忆,让美狄亚刻骨铭心,与其回到那样的历史中去,还不如就此展开新的生活。

现在的她拥有了关心她的人,不仅能够迁就她的任性,而且还不在意她魔女的身份。

“找个魔力充足的地方就好了

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 小舞被催眠调教沦为肉奴小说

,不过即便是召唤了大圣杯也没用,因为其实从第上次圣杯之战开始,爱因兹贝伦的一次违规操作,已经导致现在的圣杯被污染了。

如今的圣杯不仅已经丧失了实现愿望的能力,而且还变成了一个麻烦。”

“现在的圣杯,已经成为承载此世之恶的容器,世间所有的恶意情绪,足足积攒了六十年,现在全部都在那个破杯子里。

而一旦召唤现在的大圣杯的话,圣杯之中的『此世之恶』也会流向整个冬木市。

别说是冬木市的普通人了,即便是英灵在积攒了这样大量的『此世之恶』面前,也不免会直接堕落黑化!”

而在听到幽斗的一番话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众人一直追逐的圣杯,现在居然成了这样一个东西。

没有人觉得幽斗在说谎,同时因为之前幽斗种种的未卜先知,现在众人对他所说的话也是深信不疑。

而在知道了圣杯的真相以后,在场的所有人之中,情绪打击最大的无疑就是卫宫切嗣跟美狄亚了。

前者与其说受到打击,不如说无法接受事实,曾几何时他卫宫切嗣以为获得圣杯就能拯救世界。

但是没想到真正的事实却如此残酷,他心心念念的圣杯,不仅无法拯救世界,反而会毁灭世界。

而且更加可笑的是,为了这样一个东西,他的妻子跟女儿甚至都差点因为这个破杯子,承受无法改变的命运死去。

至于美狄亚受到的打击原因就更简单了,因为无法实现愿望,她就无法获得肉体,跟无法在现世停留,只能回到她所厌恶的过去。

此刻的她,甚至开始希望圣杯之战就此中断,因为只要圣杯之战没有结束,她就能一直在这边停留。

“不行,既然知道圣杯是这么危险的东西,我们更应该阻止圣杯之战的进行。

士郎那边我会让他跟远坂家的大小姐说的,相信久居冬木市的间桐家,也知道冬木市毁灭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女儿伊莉雅得救了,所以在得知圣杯的危险性以后,卫宫切嗣这无处安放的正义感又再次上头了。

想要让冬木市的所有普通人离开城市,他们没有这个力量也没有这个权利,那么为了拯救他们,就只能让圣杯之战强行终止了!

“你想得也太天真了吧,你认为只要从者不战斗,圣杯没有胜利者,这件事情就会就此平息吗?

那么你们又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每六十年一次的圣杯之战,这次第四次跟第五次却仅仅相隔了十年?”

“就这么说吧,十年前的圣杯之战中,虽然最后的胜利者没有出现,但是大圣杯还是出现了。

而当初的『此世之恶』也毁灭了小半个冬木市,是直到这个时空的你用『令咒』命令saber击毁了圣杯,风暴才能就此平息。”

“也就是说,圣杯的出现我们无法阻止,『此时之恶』还是会出现,而且如果只是将圣杯投影破坏的话,第六次圣杯之战估计会在更短的时间内再次开始!”

在听到幽斗分析以后,卫宫切嗣沉默了,虽然在发生了伊莉雅的事情以后,他之前已经打算不干涉圣杯之战的事情了。

可是在得知圣杯可能带来的威胁以后,这个正义的老男人最终还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只要『此时之恶』的问题不解决,圣杯之战就会周而复始的在展开。

而且作为容器,圣杯中的『此时之恶』就越来越多,毕竟这个世界的负面情绪可不少,以整个世界作为基数的话,那么是多上一天都是不少的量。

积攒的『此时之恶』越多,每次圣杯被召唤所造成的破坏也会越大。

毕竟人类的负面情绪无穷无尽,这次『此时之恶』毁灭的是一个冬木市,但是再多来几次的话,搞不好被毁灭的就是一个国家了……”

幽斗的话可不是在虚张声势,而是以『此世之恶』的设定,这种事情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解决你口中『此世之恶』的办法?

Assassin你既然知道这么多,那么应该也会有吧,处理『此世之恶』的办法?”

此时的卫宫切嗣就犹如一个溺水的人一般,拼命的想要活着,而幽斗就是他入眼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此时之恶』可是全世界所有的负面情绪集合体,而且还足足累计了这么久的时间。

所谓的解决办法也是有的,但是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办到。”

“我现在能够想到处理『此时之恶』的办法,大概只有两种。

众所周知,此世之恶既然都是负面的的恶,那么用正面的力量来将它中和就好了,也就是所谓的“净化”。

但是面对聚集整个世界负面情绪的『此

第一次进不去怎么办 小舞被催眠调教沦为肉奴小说

时之恶』,想要净化的话,恐怕连圣人都做不到吧?”

要知道『此世之恶』可是整个世界的罪恶,而且还足足积攒了那么多年,别说是一个圣人,就是十个圣人来了也顶不住。

而卫宫切嗣也知道这个办法不现实,所以此时也是继续看着幽斗,等待他的下文。

“至于第二种方法的话,那就是寻找一个替代圣杯的容器,而这个容器也要足以能够容纳现在所有的『此世之恶』。

这个所谓的容器,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件牛逼的圣物。

但是也要明白一点,成为此世之恶容器的圣物,很可能会变成第二个圣杯。

而如果是人作为容器的话,即便是此前再善良的存在,在这种量级的『此世之恶』侵蚀下,也是有可能直接成为大魔王的。

因为这可是全世界的负面情绪,即便是英灵沾惹上了一些,如果意志不坚定的话,同样会面临堕落的结果。”

在听到幽斗所说的两种解决办法以后,卫宫切嗣又再再次沉默了,因为他承认幽斗所说的这两种办法,根本都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

圣杯就不用说了,冬木市御三家花了无数资源跟财富才搞出来的东西,而且还是个万能许愿机,想要找到替代的圣物谈何容易。

至于利用人来当『此世之恶』的容器的话,且不说那个人本身愿不愿意,就算那个人愿意为此牺牲自己,但是在『此世之恶』的侵蚀下,又会变成多么可怕的存在?卫宫切嗣根本不敢想象。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你之前说圣杯之所以会出现问题,是爱因兹贝伦家的原因吧?

那么爱因兹贝伦家,有解决『此世之恶』的办法吗?”

一想到圣杯不仅丧失了实现愿望的力量,而且还会给冬木市带来灭顶之灾,卫宫切嗣又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罪魁祸首。

“就算你这样盯着我也无济于事,上次圣杯之战距离现在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就算是问题真的出现在爱因兹贝伦家身上,那也不是我的锅。

如果你想要找麻烦的话,应该去找爱因兹贝伦家的上代当家或者上上代当家。”

圣杯出现问题,着急的不仅仅是卫宫切嗣,爱因兹贝伦家同样也着急啊。

不管如何,圣杯都是由他们御三家创造出来的,本身也是属于他们的家族财富之一。

而且幽斗之前也说的很清楚了,『此世之恶』的每次随同圣杯一起降临,造成的影响跟破坏也会越来越大。

虽然他们爱因兹贝伦本家距离冬木市,基本是山高皇帝远的,但是万一有一天他们也被波及到了呢。

对于『此时之恶』,幽斗也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现在只能在圣杯出现以后,以最快的速度将其击毁,送它会到原来的空间。

虽然这样第六次圣杯之战很快就会来临,但是却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而且暂且不提他拿此世之恶也没有办法,就算是能够解决,他幽斗又不是救世主,『此世之恶』是这个世界的人的锅,他没道理搭上一切帮忙啊。

喜欢从成为妖怪之主开始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785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