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女配穿越高H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一章

一个时辰后楚宇来到了天元宗的山脚下。

“啊,奶奶滴,老子终于出来了,真特么不容易啊,憋死我了,还是外面的世界精彩啊。”楚宇感慨道。

“接下来哥该去哪里呢,让我好好想想。”

“啊对了,上次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无尽山脉的边缘受伤,虽然被救,但也最后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占据了身体。看来哪里充满了危机,这也意味着充满了机遇。恩,对就去这里。老子现在好歹武士七阶,在外围怎么也能杀些怪升级吧。”楚宇自言自语道:

对了在看看系统属性吧。

宿主:白小飞

等级:16级(武士七阶)

经验值:0/2000

技能:基础剑法,基础拳法

副职业:炼丹术,布阵术,傀儡术,炼器术,制符术

神通:狂暴目前0级(可升级)

功法:龙吟拳(地级下品)

物品:影刃(玄级上品)亮银甲(玄级极品)回气丹,清神化毒丹,寒光剑(玄级上品)

荣誉点:无

“对了,还有我身上的储物袋。”

打开储物袋后,白小飞看到里面有下品灵石1000块,金币2W,还有各种丹药,一看就是补气,疗伤的。

“恩这个世界的货币好像是:银币,金币,然后就是灵石,灵石有分四个等级下,中,上,极。丹药分九个等,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楚宇对于货币和丹药有了解了下,然后就朝着无尽山脉外围前去。

转眼过了七天时间,楚宇一路杀野兽,来到了无尽山脉的最边缘。

此时楚宇的等级有一次提升到了“武士九阶”。

而且期间系统提示升级到武师境界后,系统将开启新的功能,回收系统和商场系统,卡牌召唤系统。这使得楚宇激动不已。恨不得早点到达无尽山脉。这是为什么呢,其实是因为已经到达武士九阶后,杀这些野兽已经没有一点经验了,就这样卡在武士九阶,在加

文学

上系统新功能的诱惑,让楚宇心痒难忍。

站在无尽山脉的边缘,楚宇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就准备朝无尽山脉的内部走去。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那边的那小子,过来。对别看了,说的就是你,我们公子要见你。”一位穿戴家奴服饰的狗腿子对楚宇喊道。

楚宇笑了笑:“你家公子要见我,就让他自己过来。我这腿可没多说力气走过去啊。”

“好小子,敢让我家公子过去。你以为你是谁啊,知道我家公子是谁不,告诉你怕吓着你,快点过来,不然老子过去可有你好巧的。”

狗腿子嘴角微微翘起,露出高傲的神色朝白小飞威胁道。

“哎呀,我好怕啊,你千万不要吓我,我心脏不好啊。”

楚宇装出一副弱弱的表情看着对面的狗腿。

“怎么,小子现在知道怕了,哈哈,知道怕了就快点滚过来,大爷高兴了,说不定还待会替你在我家公子面前说说,公子一高兴说不定还赏你点什么。”

这狗腿看到楚宇一副很害怕的样子顿时更加嚣张,他还真以为楚宇是怕了。

看到着一幕,楚宇心里乐了,这狗腿子真是没脑子啊,看我逗逗他。

“噢,敢问你家公子是何人啊,我一直在家修炼,不曾出来,不认识你家公子啊,你家公子找我做什么。”楚宇装傻道。

“哦,原来你不认识我家公子啊,好吧,我就告诉你我家公子是何人,听好了。我家公子乃是乾元国丞相的二公子高基是也,哼哼,怎么样小子听过我家公子大名吧,在这乾元国附近我家公子那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狗腿子非常臭屁的说着,而且下巴抬的很高看着楚宇。

乾元国丞相……听到这个楚宇脑海里快速回忆了一下记忆。

天玄大陆北域共有十三个国家,这乾元国就是其中一个。在北域这里宗门和国家都是相互并存的。

狗腿子看到楚宇不理他顿时喝道:“喂,小子快点过来,别磨磨蹭蹭的,我家高基公子待会等急了,要你好看。”

就在这时“扑”的一声

楚宇哈哈哈大笑:“高基,哈哈搞基,笑死小爷我了,他爹是不是叫搞毛啊,这名字取的真是太特么有个性了,哈哈不行了,先让我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二章

小畜生

西山别墅,小客厅,唐小逸手举一小银锤砸山核桃,边上一大两小三个宝贝一边往嘴里塞着核桃仁,一边殷勤地望着他手中的小锤子,“老公,我要吃椒盐味的,你给我多砸点,”

“爸爸,我要吃原味的,”

“我要吃奶牛味的,”

“唐宝宝,告诉你多少次,不是奶牛,是奶油,”朵儿用纸巾帮儿子擦着嘴角上的核桃渣,纠正他的发音道,“老公,你动作快点,孩子们都等着呢?”

前年怀孕时,周周去浙江旅游时带回来的当地特产,听说孕妇在怀孕期间多吃核桃有助于宝宝智力开发,她买了好多,除了香朵儿,色色、小姨、苏浅、唐宋、瑶瑶都有份。

山核桃,个小,约一个硬币大小,味道比大核桃好吃多了,香朵儿吃上瘾了,去年新核桃下来时,她去法国酒庄‘巡视’业务去了,今年新核桃一下来,便嚷嚷着让唐小逸给买。

山核桃吃起来比大核桃香,但剥起来太费事。壳硬果酥,一个拿捏不准就碎了。

香朵儿还不爱吃机器剥下来的核仁,就喜欢自个用牙咬、用手

文学

剥,说这样香。

‘老婆奴’唐小逸怕壳子扎了她的手、磕坏了她的牙,便专门订做了一个小银捶,他剥她吃,几回下来,竟让成了熟练工,那剥出来的桃仁完好无缺。

看着垃圾桶里的三个包装袋,再看看茶几上堆满黑黑、灰灰的核桃壳,唐小逸终于淡定不下去了,“三个小没心肝的吃货,你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你老公、你们老爸一人砸?也舍得?”

香朵儿摇头,“不舍得,真的不舍得,”然后蒙上了眼睛说,“你砸吧。”

龙凤胎摇头,“不舍得,真的不舍得,”然后蒙上了眼睛说,“你快点。”

唐小逸握着小锤子,手都直颤抖。

他这是养了三个没良心的小畜生啊——

足球

休息日,唐小逸、程俊带着唐宝宝、香贝贝和程小子一起看亚洲杯。

两岁的程小子指着电视问:爸爸,这么多人争一个球,为什么不一人发一个?

三岁的唐宝宝笑他:没文化了吧,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们国家正处于发展中国家,还不太富裕,一人发一个太浪费了。

香贝贝‘切’了一声,白了她哥一眼:我说唐宝宝,没知识也得有常识,没常识也要懂掩饰。

话说完,一旁的程俊乐了:小逸,你闺女太牛逼了吧。

唐小逸抱过女儿放在腿上,点着她的小鼻子,说:心儿,取笑弱者,不是智者所为。

贝贝瘪嘴,清淡淡地说:我没取笑他,我这是鄙视他。

这下,程俊直接笑抽了。

小老婆

为了增加夫妻情趣,唐小逸总喜欢唤自己老婆为:小媳妇、小老婆、小娘子。

一日,香朵儿从外面回来,三岁的唐宝宝突然冲出来,抱着她的腿,对他妈说:“妈妈,等我长大后,我会孝顺你的,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委屈,”

他妈有些纳闷,这孩子怎么突然间变的这么懂事了?

还没等她问,小家伙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妈妈,你辛苦,为了让我和妹妹住洋房、坐名车、上名校,过上富裕的生活,你居然委屈自己给爸爸当小老婆,妈妈,你真伟大,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妈妈,怪不得爸爸经常不回家,原来他还有一个大老婆,”

朵儿更纳闷了,事后才知道,他下午玩时,听见阿姨们闲聊家乡的事。

说她们村上有一户人家原先特穷,可现在居然盖起了村里第一座小洋楼,后来才知道,他女儿在广州给人当小老婆,这才有钱盖洋楼的。

朵儿哭笑不得,解释了好半天才让孩子相信她不是她爸的小老婆,他爸只有她一个老婆,他们两个孩子,外面没家、没老婆,没孩子。

晚上把这事跟唐小逸一学,唐小逸也乐坏了,以后两人腻歪再也不敢当着孩子的面。

关于舅舅

唐煜祺四岁了,一日他午觉睡的正香,她妈走过来,将他摇醒,“唐宝宝,快起来,舅舅来看你了,”

唐煜祺被摇醒,没好气地说,“妈妈,你都没兄弟姐妹,我哪来的舅舅?”

她妈指着门边的童谣,介绍道,“他就是妈妈给你说的在英国留学的童谣舅舅,每年他都寄生日礼物回来给你和贝贝,”

香朵儿和唐小逸结婚那天,童谣出国留学了,他是决定放手,但不代表他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出嫁,他没那么大的肚量好不好,事实上他这人心眼小的很,所以两人结婚那天,他发短信送给朵儿的祝福是:若你很幸福,别告诉我;若你不开心,请告诉我;若你想离婚了,请第一时间通知我;若你嫌他老了,别忘了我可以补上。

短信发来时,唐小逸就在边上,看完后,肺差点没气炸,可面上却很平静,看着朵儿,云淡风轻地甩了两字:做梦!

如今,童谣学业有成回来了,到家第二天,就来看朵儿了。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第三章

“不许胡说。”秦南风捏她脸,正色道:“就算我三哥哥真走了,我也不会同她如何的。”

“我又不曾说你会如何。”云娇手放在他腰上,又往他怀里靠了靠:“我是说,你嫂嫂打的不会就是这个主意吧?”

秦南风轻笑了一声,一手挑起她下巴:“把小九,你再胡说,我可不客气了,这回你再求饶,我也不依你。”

他说着,便要有所动作。

“别,别。”云娇双手抵着他胸膛:“你别动,我哪里是胡说了,这不是同你说个体己话吗?你能不能老实点。”

“你还说是不是?”秦南风抬腿压住她,作势要上去。

“你以为我怕你啊!”云娇不甘示弱,两手放在他腹部,胡乱咯吱他。

秦南风最是怕痒,当即便笑的往后躲开,也伸手去咯吱她,两人笑闹了一阵,这才相拥而眠。

翌日,把家清早便派了马车来接。

满月该是娘家人接姑娘同新姑爷回去吃饭,不过,这才出门的姑娘总不好空着手回娘家,要依着规矩备礼。

云娇昨日便预备好了,秦南风让小厮们将该带的东西都搬上了马车,又扶着云娇上了马车,这才也跟着跳了上去。

很快,马车便驶动起来,一路奔着把家而去。

马车离开之后,秦家大门口的角落里,顾婉淑走了出来。

她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眼前出现的都是方才云娇同秦南风亲热恩爱的模样,尤其是秦南风看着云娇的眼神,那柔情几乎都化为实质了,且面上的笑意就未断过,一瞧便是新婚燕尔。

可为何秦南风对她,却是半分也不假辞色?

她越想越是嫉恨,她比把云娇差什么了?

她是小门小户出身不错,可把云娇从前还是庶女呢,也比她高贵不到哪里去。

要说差什么,也就是隔着个秦春深,不过他已经病重了,只是他自己还不知晓。

想到这里,她忽然心中一动,公爹同婆母还有何姨娘都嘱咐了她,让她瞒着秦春深,别让他知晓真正的病情。

不过他们就算不叮嘱她,她也知道,得了病的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心中害怕又不舍,惶惶不安,恐怕更加活不长。

她当机立断的转身朝着大门里走去。

“三夫人,方才不是说要出去吗?”身后的婢女怯怯的问。

顾婉淑回头冷冷瞥了她一眼。

婢女吓得低下了头:“是奴婢多嘴了。”

顾婉淑不搭理她,继续往里走,她心里头不舒坦,确实是想要出去来着,可现下,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婢女赶忙跟了上去。

顾婉淑回了房,见了秦春深,顿时又是一副贤惠的模样:“三郎。”

“你回来了。”秦春深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这么早你去哪儿了?”

“我去叮嘱厨房,给你做些新鲜的虾粥,我看昨日那虾,你挺喜欢的。”顾婉淑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不必如此烦神,还让他们特意做,我也吃不了几口。”秦春深摆了摆手,却还是有些感动的。

成亲这几年,顾婉淑同他不说多恩爱吧,左右,作为妻子该做的,她都已经做到了,而且无可挑剔。

他身子不好,长年缠绵病榻,她也不曾有过半分嫌弃,每日只是精心伺候他,他其实心里头对她是有些愧疚的。

“我也同他们说了,不必多做,先做一些送来你尝尝,你若是胃口好,不够吃,到时候再叫他们做了送来就是了。”顾婉淑伸手拉着他的手。

“婉淑。”秦春深有些动容,红了眼圈:“我这身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我走之后,你和仲儿可如何是好……”

“你胡说什么呢?”顾婉淑忙打断他的话,嗔怪道:“什么走不走的,大夫都说了,你这是经年的老毛病,不会有什么大碍的。

再说了,从我进了门,你不就是这样吗,别老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吉利。”

“我……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心里有数。”秦春深有些哽咽:“我从前,身子虽也不好,但也不曾像如今这般沉重过。”

他说着叹了口气:“我恐怕是……病入膏肓了。”

“你再胡言乱语,我不睬你了。”顾婉淑背过身去,似乎很是气恼。

“婉淑。”秦春深用伸手去拉她:“好了,我不说了,我也不为旁的,只是担心你和仲儿。”

“你担心我们,就每天好好吃汤药,好好休息,很快就会好起来的。”顾婉淑这才转过脸去看着他,满目柔情。

她只盯着他的眉眼,他的眉眼同秦南风是极为相似的,除此之外,额角也是一样,旁的地方,便不大像了。

“好。”秦春深低头笑了一声,强压住了心底的苦涩:“我看今朝天不错,让婢女来给我起身,我出去晒晒太阳。”

“太阳才刚出来。”顾婉淑看了看外头:“你在屋子里瞧着好,外头可冷着呢,霜都还不曾化开,再等一等,到晌午的时候在廊下坐一坐。”

“好,我听你的。”秦春深欣然应下。

晌午时分,秦春深叫屋子里的婢女给他起了身。

顾婉淑在廊下忙着让婢女安置暖榻,又拉了两道帘子,这样既能晒太阳,又吹不着风。

婢女都是她的人,里间的动静她一清二楚,耳中听着秦春深那拖沓无力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抬手招呼了跟前的几个婢女。

“你们几个,都到我跟前来,三少爷要出来了,我这有几句话嘱咐你们,万不可忘了。”她一边说话,一边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果然,脚步声停了,她微微扬了扬唇角,她就知道,秦春深听了这话,一定不会出来的。

几个婢女都围了上来。

顾婉淑故意压低了声音,但她心里清楚,秦春深就在帘子后头,这些话一定能一字不漏的传入他的耳中。

“等一会儿,三少爷出来了,你们在跟前伺候,要少言慢语,千万不能露了马脚,都知道了吗?”她端出女主人的架势来。

“是。”

婢女们一个个都小声应了。

「“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们心里都清楚吧?”顾婉淑又道:“谁要是给三少爷透露半句有关他病情的话,或是说出个什么‘活不过一两年’的话来,我就撕烂了谁的嘴,都听清楚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