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翁熄粗大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一章

原来赵贲在开封,见刘邦军马离去,自思人马不足,便到各处招募。这一日在尸乡,收拢到数千散兵游卒,正要收幌回开封去。只见人丛堆里叫将起来,忙问“何事?”有人指东边道:“一彪军马飞奔而来。”赵贲来前面看时,见远处尘头漫起,一伙人马杀将过来。慌忙提斧上马,引了带来的兵将,迎上前去。却见一个黑脸大汉,手持长戟,纵马杀来。赵贲认得是樊哙,暗道:“怎在这里?”抡斧相迎。交手三十余合,未分胜败。赵贲帐下骑尉祖灏,见主将不胜,拍马挺枪,赶来相助。这里周勃瞧见,恐樊哙吃亏,便去身后摘下大弓,从壶里抽出箭来搭上,拉了个满弦,觑得亲切,望祖灏面门射去。祖灏正往前冲,措不及防,那枝箭不偏不倚,额头上早中,撒了枪,倒栽下马来。赵贲听身后声响,吃了一惊,愣了神,那樊哙戟快,躲闪不及,肩头上正着。虽披了厚甲,却也惊出一身冷汗,回马便走。樊哙领了兵卒,趁势杀将来。那些新收的士卒,大多赤手空拳,没有兵器,当时顾命要紧,发声喊,拔腿先散了。开封来的兵抵挡不住,拥着赵贲连忙望东逃窜。樊哙引军驱赶一阵,见去的远了,便收了兵马。却也捉住两三千人,抢得不少锣鼓器械,欢欢喜喜,归来报功。

刘邦闻报大喜,道:“赵贲此番遁去,已丧了魂魄,必蜗居不敢再出,我可放心南下。”忽心血来潮,对曹参道:“洛阳就在面前,不如顺手取来,也好补充些备需资用。”曹参道:“今我孤军,不可缠粘在此。洛阳乃河南重镇,急切难下,若偃师、巩义、新安几处兵马俱来救援,必陷我于不利之地。不如速出轘辕,去破了阳城,再顺势南下,方是正道。”左司马曹无伤道:“军中粮少,正要弄些来充作资用。”曹参正要辩说,樊哙抢先道:“敬伯兄一向做事痛快,今怎放着偌大的肥肉在那里,而不动心思?”曹参道:“不可取而取来,谓之贪。曹参虽愚,尚知其中道理。”樊哙道:“不是老樊夸口,就城内几个守卒,三拳两脚便打发了,还等甚救兵到?”曹参道:“话好说,事难做。”樊哙道:“只须二日,便手到擒来。”曹参道:“果真二日内能打破城池,倒是大功一件。”便不再阻拦。刘邦见众人大多想战,正依了自己心愿,便传令下去,调头往东,来夺洛阳。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二章

第769章儿子,以后你就当家吧

王世充:涉猎经史,爱好兵法。开皇年间,屡建军功,拜兵部员外郎、仪同三司。隋炀帝大业年间,负责修建江都宫,参与平定杨玄感叛乱以及各地民变各地,发展河南地区的势力。攻打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战败进入洛阳。得知隋炀帝被杀后,越王杨侗即位,封为郑国公,领军大破李密,招降瓦岗众将。之后,废主自立,建立郑国,年号开明。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攻破洛阳,率部投降,免死流放蜀地,途中为仇人独孤修德所杀。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众人是真没有想到,而现在北方真正掌握兵权的居然就是王世充的后人。这盘棋下的有点大啊。

不过现在已经不归程处瑞管了,整个江南在李世民的军队到来之后,各种清理,各种杀!可以说江南迎来了百来年最太平的日子,而这种太平日子也是建立在血流成河之上,各种的杀伐!有些时候血腥暴力也并非不是一种解决办法。

程处瑞也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原因就是他想兵不血刃的去解决这件事情,并且他还想着或许能收一些有用之才为朝廷所用,最后他发现

文学

自己太过于想当然,人如果疯狂起来,在利益的驱使之下,他们根本就不会妥协。

这一次程处瑞又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他现在想法很简单,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现在他不是“死”了吗?那就继续死下去,他觉得他做一个“死人”也确实不错,这样挺好的。

而且自己又不是后继无人,自己那个妖孽的儿子,呵呵,是时候让他展示一下,自己坐阵后方,让自己儿子好好的得瑟一下。臭小子,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来历,还在那里装。

“老大,我去!你这身体好的也太快了吧,对了,这几天公主要来,您什么意思?”李怀仁又一次押运物资来到这小村子。

“没什么啊,来就来呗,我都想公主了,让她以接大娘子的名义来,我现在还不想“复活”这样挺好,不累,还能在关键时刻阴一下别人。”对于阴人的想法,李怀仁是一百二十个同意。

“说起来老大,这次可牛B大了,那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好家伙,也是一个牛人,这是时运不好,不然也是如公主一般的女将。来的时候公主让我问你,怎么办,是杀还是留?”

“怀仁啊,我问你啊,你说焦家兄弟怎么样?”程处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起焦家那二位兄弟。

“我就知道你看上那两兄弟了,不过说起来那两个兄弟还真是不错,目前来看还可以大用,唯一不足之处就是王世充的女儿勾搭那位焦老大,看样子焦老大应该用情了。这样的事情太麻烦也有太多的不确定。”

“呵呵,也是啊,说起来我那儿子现在咋样?”程处瑞今天说话属于没头没尾,李怀仁也是不知所以然,最后笑道:“明天就来了。到时候你自己问了,行了!我可是有任务的,今天就和老大聊到这里,顺便说一句,这次大战可是因您而起的,听说北方也开战了。”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三章

“淮东的事,你也派人去查,朕要知道真实情况!究竟有多少人涉案,京内是否又牵扯了什么人,朕都要知道!”唤来李崇矩,刘承祐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淡漠地吩咐着。

闻令,李崇矩依旧沉稳而干练,并不废话,抱拳即道:“是!臣立刻去安排!”

“等等!”刘承祐挥了下手,略作沉吟,道:“秘密进行调查,不要引起别人的注意!”

“是!”李崇矩脑海中只闪过一念,应道。

关于此次淮东贪腐案,刘承祐虽然把几名宰臣的叫来耍了一通威风,但终究是将之下放刑部与都察院调查处置。这种情况下,刘承祐并不打算节外生枝,至于动用武德司,只是想加一道保险了。

从淮东此案目前的情况看,转运司、按察司连同都察院,似乎都出了些问题,刘承祐岂能不引以为戒。而关键的问题是,这三衙都

文学

是刘承祐设立抑或改制的,深深地烙刻着属于他这个皇帝印记。出了此等大案,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在刘承祐这里,是对他威信与脸面的一种伤害。

“武德司在淮东布有多少探子?”刘承祐问。

“回陛下,各级探吏共计67人,其中包括都知在内的精英人手12人!”李崇矩不假思索,答来。

“人太少了!还需扩充!”刘承祐看着李崇矩,吩咐道:“朕不需要做到完全监控,那不现实,但至少在有些风吹草动之时,能够有所察觉!”

“臣明白!”李崇矩还是那般沉静的表现。

“去吧!”

“臣告退!”

“陛下,给事中、礼部侍郎使蜀归来,殿前候诏复命!”心情烦躁间,张德钧前来通禀。

“他回来了?”精神稍有提振,刘承祐即吩咐一声:“宣!”

未己,赵普一身一丝不苟的官袍,稳步入殿叩拜。

“赵卿免礼!”刘承祐打量着赵普,目光在他身上扫视着,轻笑道:“看来成都养人啊!”

使蜀一趟,赵普整个人明显富态了些,圆润了些。面对皇帝的调侃,赵普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豁然道:“臣在成都,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孟蜀主臣,热情款待,十数日下来,身体也就胖了!”

在和约达成之后,赵普还在成都多待了些日子,名曰游赏,实为刺探。大低是为了秀肌肉,打消日后汉军伐蜀的念头,孟昶还主动去郊外检阅军队,并让赵普一行人随行。殊不知,如此反到让人看出其心虚。

“看来所谈甚欢啊!否则孟昶君臣何以如此厚待!”刘承祐说道。

闻言,赵普取出一封本章,递呈给刘承祐,道:“经臣与蜀相李昊、毋昭裔襄谈,共达成和议四条,请陛下过目!”

接过,翻开察看起和议细节,嘴角也不由自主地勾起,一副满意的神情。当然,刘承祐关注的,也只有岁贡明细了,再没有比这更实在的了。

合起册页,刘承祐看着赵普,温和道:“赵卿果不负使命,这也算意外之财,但对于大汉而言,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卿此番使蜀之功,值得大力褒奖啊!”

面对皇帝赞扬,赵普面上虽露喜色,但言辞还是十分谦恭的:“陛下,臣实在不敢拘功。此番所以议定,一者,仰赖陛下天威;二者,大汉将士浴血苦战之功;三者,也是孟蜀君臣志气已丧,软弱可欺。”

“看来,赵卿往成都一通,所获匪浅呐!”听赵普之言,刘承祐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见他仍旧站着,吩咐赐座上茶,道:“与朕讲讲,成都见闻!”

“是!”恭谨落座,赵普稍微组织了下语言,从容叙来。

“……递交国书之后,臣游于成都市井,情况果如武德司所报,因蜀廷加征之故,人心浮躁,民情不安,斗米价格,已至二十四文,每有新粮,往往遭到哄抢。成都罗城,周围近三十里,两江怀抱,交通便利。

蜀廷于成都周遭筑羊角墙,规模庞大,乃孟昶早年所建,以作防御,周围近五十里,然多破损,臣到时,发觉蜀廷正调动民力修缮。”

“据说蜀国粮价最低时,至于斗米四五钱,到如今,这是翻了数倍了!”刘承祐道。

“前两年,为固秦凤御备,蜀国钱粮,多输北方,然道路转运不便,百万军粮输送,耗损巨大。后连遭大败,军情紧迫,国中粮秣,皆紧先供给边关,再兼奸商作祟,是以成都粮价,居高不下。臣还京之时,尝建议潜伏之武德司吏,秘密勾连蜀商,继续抬高粮价……”赵普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