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xB好紧,我叫林小喜17

岳xB好紧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xB好紧 第二章

肖泽立刻说道:“可惜今日不成,我答应别人有事做。”

肖翀丝毫不恼,慢腾腾的吃着饭回了一句,“明天也行啊。”

肖泽:……

肖雎在一旁乐了,“明天不行,后日也可。”

肖挥往这边瞅了一眼,嗤笑一声,“真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呢,谁不知道别人让着他。”

肖启抬眼看着肖挥,“五弟慎言。”

他们这一群皇孙因为是自幼就在一起读书,排序也是各府按照齿序拍下来的,照理说该是各府排各府的,但是不知道皇帝怎么想的,就这么排了下来。

肖珲的伴读吴滨在一旁轻声说道:“公子,众目睽睽之下,不要落人把柄。”

肖挥:……

他强忍着怒火继续吃饭,只是一点滋味也没有,他原本也是个做事随心所欲的人,不过他父王被皇祖父撤官那段日子,他才体会到人情冷暖,小小年纪撞头次数多了,也就学会了收敛,也只是略收敛而已。

外头的事情是一桩,府里头的事情更是令人烦心。

想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哥哥,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微笑,装什么装,有什么用呢?

肖启的生母倒是跟肖翀的生母是亲姐妹,都是皇孙,还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肖启对上肖挥的眼神并不在意,反而对他留出一个包容的笑容。

肖挥:……

真是恶心,还不能公然发火,憋气!

肖启看着肖挥慢慢收回自己的眼神,面色如常的继续用膳,耳边还能传来肖翀那边肆无忌惮的笑声。

石滕往那边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肖启,“后日就要旬休,大公子准备做什么?”

肖启看了一眼石滕,笑着说道:“自然去拜访曾外祖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可有空?”

曾外祖父就指石太傅了,石滕就是石家的孙少爷,送到了肖启身边做伴读,自然是打着一家人互相帮扶的心思。

“大公子去自然有空。”石滕嘴角微勾,当着肖挥的面没再多说,但是就这几句话,就能让肖挥的心情更加恶劣。

谁让梅家已经无人了呢?

不过这笔账可不能记在他们头上,梅家的衰落说起来跟瑾王夫妻有莫大关系。

另一边傅元令回了王府还在想宫里的事情,不知道皇帝会怎么查下去,能查出什么结果来。

反正这件事情她有种感觉,继续挖下去,不一定能挖出什么宝藏来。

李德妃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动静,说起这个傅元令又想起李潇安,李潇安是个果决的女子,留在了上京没跟丈夫回去,李家这边对这个女婿似乎也没什么不满,但是傅元令知道李大将军是个护短的人,自己手下的兵他都能护的安安稳稳,更不要说亲生女儿了。

“王妃,您回来了。”尤嬷嬷笑着迎上来。

傅元令将大氅递给仲春,看着尤嬷嬷笑着说道:“回来了,府里没事吧?”

“有您一封请帖,是大学士府的少夫人送来的。”尤嬷嬷说着就把请帖拿出来双手递过去。

岳xB好紧 第三章

在李秘书的提醒下,晏柠将手中的工卡放在一边。

拿过手机,刚想要接电话,来电却中断了。

晏柠握着手机,想着在这边自个烦恼也不是个办法。

免得徒增麻烦,晏柠决定把事情搞清楚后,才做下一步打算。

她从椅子站起,再次走回顾奕南的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门口,顾奕南的电话再次打来,她将电话挂了。

在进去之前,先敲门提醒才推门进去。

门板一开,顾奕南站在会客区,手中还拿着手机回头看。

两人隔着距离互看着,顾奕南将手机放回口袋里,转身问:“刚去了哪里?”

晏柠往里走,边走边抬手指指左边,“去外面的露台转了会。”

顾奕南微微点头,轻松口吻问:“我都忙完了,下午有想去哪里吗?”

出了夏诗诗这档事,晏柠哪有心情游山玩水,但现在事态并不明朗,晏柠不好明说。

将心事压下,即便心中藏着事,可她还是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让顾奕南看不出端倪。

“今天有点累了,哪都不想去。”在谈话间,晏柠走到了顾奕南的身前,“你还要在这边待多久?我有点想回海城了。”

顾奕南习惯地摸摸她脑袋,说:“本来是想空出两天时间来陪你在这边度假的,但你要是想回海城,那今天就回去也是可以的。”

夏诗诗在这边,晏柠极度不想待在这座城市里。晏柠附和:“那今天就回去吧。我太久不回公司不好。”

顾奕南抬手看表,“那我让沈助理备车,等吃过午饭,我们就回去。”

晏柠点头,“好。”

……

午饭过后,三人一同驶回海城的路上。

晏柠犯困,车子行到一半时闭眼眯了进去。

睡得正香时,顾奕南轻轻摇她手臂,在她耳边温柔道:“小懒猫,到家了。”

耳朵随着他的话而变痒,晏柠揉着耳朵睁开眼,车子已经抵达了家门口。

前排的沈助理已不知所踪,车内只剩下顾奕南跟她二人。

晏柠迷糊状地看着顾奕南,他刮她鼻头,轻声:

文学

“要是困的话,就回房间里再睡会。”

晏柠摇摇头,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将脑子靠在他肩头。

顾奕南任由她,但说:“一醒来就这么黏人,跟小猫似的。”

晏柠状似无意道:“我刚才梦到你了。”

顾奕南挑挑眉,似带着浓烈兴趣:“是梦到那些羞羞的事情吗?”

晏柠小力捶他大腿,“才不是。”

顾奕南伸手搂着她肩膀,“那梦到什么?”

晏柠顿住话,其实是在酝酿,几秒后,她小声说:“我梦到你的前女友回来了,你要跟她复合了。”

顾奕南发出笑声,“你刚才到底有没有做梦?我怎么感觉你是故意套我话。”

把话说开,晏柠借机问:“那你以前谈过几个女朋友?”

顾奕南说:“我要是说没有,你又该想我在说谎,我要是说了多少个,你又不开心了,所以,我是傻子才回你这问题。”

坦白说,晏柠对顾奕南是否有前女友一事,并没有太介怀。毕竟,那是顾奕南的过去,无论好的坏的,都已过去了。可她却无比担心自己是否成“三”了。

晏柠从他肩头抬起头,扭转脖子说:“到底有没有嘛?”

“不回答你这种问题,反正,顾夫人是你。”顾奕南避重就轻回。

晏柠坐直身体,半转过身体看他,“老公,我追你的那段时间,你还是单身状态吗?”

顾奕南这一回并不含糊,说得明白:“当然单着,不然怎么会被你骗回家。”

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假的,但有他这一句,她的负罪感得以减少了一点,但也仅仅是一点点。她一天没弄明白夏诗诗的身分,她难以心安理得占着顾夫人的位置。

两人下了车,前后脚回到家。

回到屋里,两人换鞋时,顾奕南问:“你今天回公司吗?”

晏柠摇头,“不回了。”

顾奕南提议:“那我们晚上一同跟沈助理吃顿饭吧,他要离职了。”

晏柠吃惊地“啊”了声,“怎么会这么突然?”

“不突然了。几个月之前,他就跟我提出了离职申情。”顾奕南说,“沈游在我身边待了好些年了,他的能力足以去其它公司当更高的职位,而且他也不可能一辈子当我的助理,如今出去闯荡下也是时候了。”

晏柠挑眉,“那他找到了心仪的公司了吗?”

“我给他推荐了几家,他还在考虑当中。”

听到顾奕南的话,晏柠缓缓眯起眼睛,一脸狡滑地笑着。

顾奕南伸手捏她脸,“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晏柠打掉他的手,调皮笑着,打了个比方:“老公,如果我挖了你墙角,你会不会有意见?”

顾奕南回味过来,“你想聘请沈游?”

晏柠笃定地点头,“我在公司里缺个有能力的亲信,要是能将沈助理招过来,我也能更好的管理公司。而且,经你手上培育出来的人才,外头都抢破头了。我现在收到风声,还不赶紧拿个号码抢个头位。”

“你倒挺会占便宜的。”顾奕南调侃了句后表态,“我倒是没有意见,只是沈游会不会去你公司,那就要看你自己能否打动他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晏柠对沈助理确是满意,故心思一动:“你把他约在家里吧,我亲手给他煮一顿好吃的。”

顾奕南一听便不乐意,“你的厨艺不是只供我一人的吗?”

一股酸意飘在空气里,晏柠双手握着他手臂:“特殊情况,特殊处理,要是去餐厅吃,显得多没诚意,我可是要利用这一顿饭将沈助理给攻陷的。”

顾奕南还是一脸不情愿。

晏柠安抚地拍拍他手臂,“乖,我一会给你煮糖醋排骨。”

顾奕南听此这才掏出手机来,走回客厅那边给沈助理打电话。

晏柠也跟着迈腿,先去卫生间把手清洁。

再次回到客厅,顾奕南已聊完电话,他将手机摆在茶几上,侧身朝向她,“沈游答应来家里吃饭了。”

晏柠弯眉笑着,打鸡血般小跑到客厅沙发坐下,乐滋滋地掏出手机,在外卖平台挑选着晚饭所需的食材。

顾奕南见状小声喃喃:“平时也不见你对我这么热情。”

晏柠低头看着手机,随口回:“这么酸,一会就别吃糖醋排骨了,不然会更酸。”

顾奕南哼了声,转身走去卫生间洗手。

得亏有便捷的外卖平台,让晏柠免得去超市走一趟的麻烦。

挑选好产品,付过款,她便可以安心在家坐等收货。

买好菜后,晏柠走回楼上洗了澡,再换了一身衣服方才下楼。

来到客厅时,时间刚刚好,她买的菜便已送上门了。

门铃声响起,顾奕南走到了外头拿外卖。

晏柠站在玄关向屋外看了眼,看到门外站着的人确是外卖小哥后,便转身先去厨房忙去了。

不一会儿,顾奕南提着好几袋子走到厨房。

他将袋子搁到厨柜台面,“你是买了多少东西,怎么这么重?”

晏柠把刚刷好的锅摆在灶台上,她走过去,双手撑在橱柜边缘,探头朝袋子瞅了眼,伸手从其中一个袋子里拿出了一个椭圆状的哈密瓜。

双手捧着递给顾奕南,他边忙伸手过来接。

将哈密瓜交到顾奕南手里,晏柠说:“有个瓜能不重吗?”抬手一指冰箱,“摆到那里冷着。”

顾奕南捧着哈密瓜走去冰箱,晏柠便开始捣弄着食材。

从袋子里拿出青菜,是一把绿油油的龙须菜。

晏柠站在橱柜前面择菜。

顾奕南走过来,探头望着两眼,最后道:“工序看起来很烦锁,我还是帮你淘米吧!”

顾奕南被龙须菜给弄撤退了。

晏柠点头,狗腿地附和:“顾老板煮的饭一定好吃。”

顾奕南笑了笑,开始去拿锅,再去米桶舀了四碗米。拿到洗菜盘处盛了点水,顾奕南刚把手伸到水里,客厅外头就传来了电话铃声。是从他的电话传来的。

顾奕南正在淘着米,手上湿哒哒的,他转头跟晏柠说:“出去帮我看看是谁?”

“哦!”晏柠应了声,放下手中的青菜,转身走向客厅。

电话声还在继续着,晏柠小跑过去。往摆放在茶几的电话一瞅,屏幕上显示着“诗诗”二字。晏柠手一顿,本是美好心情,这下乌云压顶。

她拿着手机走回厨房,站在门口处冲里头的顾奕南说:“一个叫诗诗的人打来的,要不要我给你开免提?”

顾奕南还在淘米,他脸色如常道:“不用了,我一会儿再回拨。”

晏柠捏着手机,试探起来:“老公,这诗诗是谁啊?”她故意露出吃醋的样子,“你就存两个字,看起来好亲密哦!”

顾奕南笑着将锅外头的水擦干净,等把锅放到了电饭煲里,盖上煲盖后才走到她身前,敲敲她额头回:“现在到你这么酸了?”

顾奕南拿回手机,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后走回到客厅处。

晏柠站在原地盯着顾奕南,他坐到了沙发后,没见他有打电话,但低头按手机,猜他该是在发短信。

就被这一通电话,扰得晏柠心情郁闷。她走回厨房继续择菜,几度想要冲出客厅跟他摊牌了。但低头看看手中的菜,最终还是忍了,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沈游挖过来再说。

……

晚上七点,沈游如约来到家中。

将饭菜摆上桌,得知这顿饭是晏柠煮的,沈游几度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睨着她。

晏柠应景道:“不用惊讶,你老板头一回看到我会煮饭,也是这种表情。”

沈游淡笑,“太让我意外了。”

三人落座,桌上氛围甚好,等饭饱酒足后,三人转到客厅里聊天。

桌上面摆着晏柠切好的哈密瓜,口感清凉又爽甜。

聊了有个大半个小时,晏柠看时机会成熟,便给顾奕南使了个眼色。

顾奕南接收到她的信号,抓着台面的香烟,扬起来说:“我去外头抽根烟。”

顾奕南拿着烟走向外头的庭院,待顾奕南踏过门槛离开客厅后,晏柠便主动转入正题:“沈助理,听说你最近有离职的打算?”

沈助理较为意外地看着她,“谁跟你说的。”

晏柠解释:“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是听到顾总有提起过这事。坦白说,我对你这个人很满意,不知道您是否有兴趣了解一下我们晏美。”

沈助理为难地转头看了看庭院那边。

晏柠笑着提醒:“我跟你老板谈过了,他说会尊重你的想法,只要你愿意来的话,一切都没问题。”

沈游显得不自在,老实道:“我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这是正常反应,能理解的。”为了打动沈游,晏柠用最简短的话跟他科普了晏美的发展,看到沈游眉头渐渐变得舒展,她便知道有戏。

最终,晏柠使出了杀手锏:“其实啊,我招聘你过来,不是继续让你当助理一职,我是想你能担任我们公司总经理。”

沈游虽在顾奕南那里担任助理,但他平常几乎跟顾奕南所做的事无异,把他安在总经理这个职位,一点都不成问题。

晏柠期盼地望着他。

沈游出了名的谨慎,他笑了笑回应:“听着有点心动,不过我得回去好好考虑一番。”

晏柠点头,“那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

沈助理反手指向庭院,“我也出去抽根烟。”

晏柠抬手,“请便!”

沈游离席后,晏柠便坐在位置里吃着哈密瓜。

十五分钟过后,顾奕南从门外归来,只有他一人,不见沈游。

晏柠坐在沙发抬头问:“沈游呢?”

顾奕南跨过门槛进来,“已经走了。”

晏柠心急地探口风:“他有没有说要跳槽过来?”

顾奕南走着回来,下巴点了点,“他表示有兴趣,但想回去再周详的考虑。”

这话风成事的机率极高,晏柠顿时欢怀,又叉了块哈密瓜送进嘴里。

那边的顾奕南的脸色却偏沉,他走回来后,稍凝重地站在沙发边上,静静看着她吃哈密瓜。

晏柠把嘴里的水果咽下去,问:“你怎么啦?一脸沉闷的,是舍不得沈助理吗?”

顾奕南摇头,迈腿走回沙发坐下,才说话:“我刚才听沈助理说,你想让他过去当总经理。”

晏柠点头,“对啊!”

顾奕南行事聪明,得知了沈游的职位,就把她的心思想明白。他问:“你是有什么工作计划吗?”

“我的学业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总不能就此荒废的。”晏柠细说,“要是沈游能帮我将公司管理好,我也能安心回去把毕业证给拿下来。”

顾奕南脸色又变了一变,“这么说,你要去一年啊?”

晏柠抬手比划了一个数字八:“准确来说八个月就够了。”

顾奕南仍旧闷闷不乐,“八个月也得异地啊!”

晏柠说:“这毕业证总归要拿下来的,早去晚去都得去,可不早点搞定。”

顾奕南叹了一口气,“这新婚期还没过,就要开始异地了。”

晏柠眯眸笑,“那就得辛苦你了,频繁一点当空中飞人,来多点探望我。”

顾奕南无奈一笑,接着换了个话题:“妈今天问我打算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晏柠提议:“要不等我毕业之后再办吧,不然媒体也会乱写。”

他们的婚礼一定会轰动,筹备时间至少也得三个月,要是媒体到她刚举办完婚礼,就往国外飞的话,指不定会说她们两人是合约婚姻,到时候营销号小作文一写,好好的婚礼都被说成阴谋论,有够扫兴的。

顾奕南想了一会儿,最后也同意:“听你的。”

……

翌日,晏柠回到办公室,就见许嘉熠坐在钱秘书的工作位置,跟钱秘书一同吃着早饭。

还没有走过去,空气就已经闻到粥香了。

晏柠看过去,两人竟相安无事地并肩坐着,而钱秘书还没有臭脸,从容地端着一杯豆浆在喝。

晏柠往前朝二人走过去,靠近时,看到许嘉熠正耐心地将粥里的葱花挑出来。

晏柠嗅到了一丝别样的气息,他们俩人雨过天晴了吗?

正疑惑着,钱秘书放下手中豆浆,站起来跟她问好:“晏总早。”

许嘉熠还是那个没大没小的样子,手里继续挑葱花的动作,但有出声跟她说:“表姐,你回来啦?”

晏柠点点头。

钱秘书问她:“晏总吃过早饭了吗?嘉熠买多了,您要不要吃点。”

晏柠摆摆手,“你们吃就好。”

晏柠快步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锁上门后,晏柠站在门后傻笑。

钱秘书都改口叫“嘉熠”了,看来这一波妥妥的,两人定是和好了。

晏柠坐到工作位置,给许嘉熠他们留足了吃早餐的时间,快半个时后,才把许嘉熠喊到了办公室来。

许嘉熠来到她办公室,晏柠坐在椅子,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求证:“你搞定钱秘书了?”

许嘉熠心情大好坐在了她对面的椅子上,“你就耐心等着升辈分吧!”

言外之意就是搞定了。

晏柠好奇不已:“我不在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句话概括,就是海王忍不住,又去泡美人鱼了。”许嘉熠翘着腿坐着,跟她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许嘉熠说,钱秘书那个花心男朋友又按耐不住出去约嫩模了,结果又被钱秘书给碰个正着。

两人吵了一通,海王掏了底,说他从来都没打算要当便宜老爸。之所以承诺会娶钱秘书,就是忍受不了钱秘书被他甩了之后,转手就找了一个这么年轻的,觉得自己没脸面。

这一番话落入了钱秘书的耳中,这下是心死得透透,而许嘉熠陪了她一晚上,一边安慰,一边送温暖,最后成功攻下了芳心。

看着两人和好,晏柠替二人高兴,而许嘉熠也正式洗心革面。

“表姐,我决定好要调去开发部好好工作。在我孩儿出来之前,我一定要做点成绩出来。”

晏柠一万个支持,听到他的雄心壮志后,马上给他安排了新的工作岗位。

当天下午,晏柠约赵涵去喝下午茶。

在谈天中,晏柠跟赵涵说了夏诗诗的事。

晏柠对于自己是否是小三一事耿耿于怀,她拿不定主意,遂向赵涵请教:“你觉得我有没有必要去跟顾奕南摊开来问问?”

赵涵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直言道:“你问他也不会跟你说实话,况且,那个女人现在也有男朋友了,而且马上要去国外生活了,你又何须为了一个没有确切证据的矛盾来为难自己。”

话虽如此,可以晏柠还是心里难安,很怕是因为她自己棒打鸳鸯。

赵涵给她信心,“你别胡思乱想,顾奕南怎么说都是潜力股,要是顾奕南跟夏诗诗之前是情侣,你认为夏诗诗会这么容易放手么?”

晏柠没再说话,低头继续喝咖啡。

一个小时后,两人离开咖啡店,接着又去了美容店。

拿过店员给的衣服后,晏柠跟赵涵走到更衣室。各自进到一间,晏柠刚把衣服挂到衣钩上,就有拍门声响,接着是赵涵急躁的声音:“柠儿,我头发陷入了衣服拉链,你快帮我处理下。”

晏柠闻声连忙把更衣室的门打开。赵涵此时仰着脑袋,指着自己的后背,“快帮我把头发拉出来。”

赵涵往更衣间走了几步,背对着晏柠。赵涵今天所穿的衣服,背后有两大排拉链,而她今天又是披散长发,拉链往下一拉,就将头发夹住了。

晏柠看了眼,一大撮头发都塞进了拉链缝里。

她无从入手,轻手轻脚的扯着,生怕弄疼赵涵。

晏柠全程小心翼翼连话也不敢说,而赵涵也没敢打扰他,安静站在她身前,弄了快五分钟,终于将赵涵的头发给拔了出来。

晏柠舒了一道气,刚想要说话,门外便响起了高跟鞋声,还有一把女声:“你都不知道,那个应小桑有多愚蠢,我在她耳边怂恿了几句,她就迫不及

文学

待要帮我去收拾晏柠那个小贱人了。”

听到自己的名字在外头想起来,晏柠眉向往一沉。

动动耳朵,从说话声来辨认,晏柠已猜到了刚才说话之人正是安安。

在安安说完话后,有另外一道女声响起:“你注意点啊!这是公众场合,小心隔墙有耳。”

“怕什么呀,更衣室里有没有其他人。”安安说,“你瞧,更衣室的门都打开着。”

还在隔间里的晏柠跟赵涵互相看彼此一眼,纷纷默不作声。

刚才赵涵着急进来,连门也没锁,让安安出现了错觉,以为更衣室都没人。也幸亏她们没有锁门,才晏柠听到了更劲爆的消息。

安安跟女人聊天还在继续着:“还是陶姐您厉害,一出手就将晏柠的那些黑料给传播出去了,关键还不用我们背锅了。”

女人回:“你以为我这么多年的经纪人是白当的吗?这种能耐我还是有的。”

在聊天中,已经可以确定另一名女人正是安安的经纪人。

晏柠听完默默握紧拳头,心想好一个绿茶婊。

她那天还疑惑怎会有两家媒体同时扒她的料,原来隐藏的另一家是安安搞的鬼。

门外头,经纪人又说:“可惜那个蠢女人这么快就出局了。”

安安说:“就是,你上回教我买药用在顾奕南身上,我哥知道后将我训了一顿,现在都不让我自己出手了。本来可以借用应小桑的手继续整那个姓晏的,结果她已不能翻出什么风浪,来,真让人头疼。”

叹气传出来,安安又说:“对了,陶姐你有空帮我去搜索一下那个病情的资料,我哥为了掩饰那个药,非编个病情去向顾奕南撒谎,现在我还得圆回去,不然哪天我真成为了顾夫人,这谎话就穿帮了。”

经纪人说:“得了,我给安排医院,给你弄一个病历,保证万无一失。”

在更衣间里头的晏柠咬着嘴唇听着。这个安安果真不安好心。那天在生日宴会上,知道她有那种病之后,晏柠还有点小内疚,觉得自己这般冤枉了一个病人。哪知道安安全程就是一个撒话精,什么病都是假的,都是为了骗顾奕南。

晏柠气极了,迈步往前一走,昂首挺胸迈步出去。

她穿的也是高跟鞋,一走动地上就踩出了声音,吓得站在镜子前面的安安跟经纪人同时惊着脸回头。

看到是她后,两人的表情跟见鬼似的。

晏柠大步走过去,站在两人面前,直视着安安,“安小姐好本事,一边装病,一边惦记着别人的老公。”

安安不服,张嘴想要反驳,但她的经纪人却抢先一步拦在她面前,阻止她说话并开声说:“这位小姐,请注意你的说辞,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你要是敢诋毁我的艺人,我会告你诽谤。”

在经纪人说话的时候,安安已挽着包要离开了,看着相当默契。

晏柠被经纪人拦着无法追上去,但她有冲着安安的背影说:“安小姐,请你自重。”

安安没有回头也没有反驳,脚步急促地离开了更衣室。

经纪人见安安顺利离开后,才松开手跟着离开。

两人走后,赵涵拿着手机走出来。

“柠儿,录音加录像,我全都帮你弄好了,我看在证据面前,她们俩人要怎么狡辩。”赵涵这个机灵鬼在听到她被安安说坏话时,就迅速把手机录音打开了。除了第一句没有录到,安安之后说的那些劣质行为全都被录了进去。

而就在她刚才出来跟安安对质时,赵涵也在更衣室里把录像打开,全程跟拍。

正如赵涵刚才说的那句,在证据面前,容不得安安狡辩。

赵涵问:“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需要用我的账号帮你爆料吗?”

赵涵的粉丝众多,这种八卦的料经她账号发出来,肯定会轰动网络,但晏柠并不想这样做。,安安的经纪人可是个厉害人物,什么样的绯闻她都能洗白,这种爆料对于她们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搞不好还能借此宣传一波。

晏柠摇头拒绝,“把这些录音跟录像发给我就行。”

赵涵照办,但还是重复问:“你有什么打算?”

晏柠淡笑,“回家看看枕头风好不好使。”

当天晚上,晏柠跟顾奕南翻云覆雨后,她凑在顾奕南的耳边说:“老公,如果我让你跟一个朋友断交,你会不会同意?”

顾奕南平躺着转过头,眼神意外看着她,“怎么啦?谁惹到你了。”

晏柠侧躺着,在他怀里凑了凑,“你先回答我,会不会答应。”

顾奕南摸摸她脑袋,回话:“这个问题虽然听着有点无理,但仔细想想。你要是强烈抗议不喜欢我哪个朋友,那就不来往呗。毕竟老婆就只有一个,跟朋友比起来,你比较重要。”

晏柠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圈,“那如果那个人对你有恩呢?”

精明如他,顾奕南很快就猜到她暗指的人是谁。他问:“安安惹你不高兴了?”

“不仅不高兴,而且相当生气。”晏柠看着顾奕南说。

顾奕南追问:“发生什么了?”

晏柠转过身,伸手去床头柜拿来了手机。把录音跟录像都给顾奕南看了,还向顾奕南简单陈述了更衣室的发生的事,

顾奕南看完之后眉头紧皱。

晏柠表态:“他们两个兄妹都没安好心,一边陷害我,又一边觊觎着你。我不喜欢他们两个。”

顾奕南把手机屏幕锁上,将她的手机摆到床头柜,接着又拿起自己的手机。

将手机解锁,顾奕南就当着她的面,把安安两兄妹的联系方式都扔进了黑名单,不仅是通讯录的,连各大社交软件全部来了一个黑名单套餐。

顾奕南虽然没有说话,可已用行动跟安安两兄妹绝交。

……

时间一晃,两个月过去了。

许嘉熠自从调去了开发部发,每天努力工作,跟换了一个人似的,让晏柠好是欣慰。

就在昨天,他们两人去登记处领了结婚证,正在筹备婚礼中。

她的小姨本来对钱秘书的年纪稍有不满,可跟她相处后,还是被前秘书温柔的一面给打动了。

闹心的事,还是有的。

在一个月前,顾氏集团召开了股东会,在召开会议之前,顾天擎死心不息地过来游说她,说让她把票投给他。她一直没答应,使得顾天擎含恨在心,竟带了十几号人跑去郊区的别墅,相当流氓地去骚扰她父亲。

她父亲被吓得不轻,昏倒在地,磕到了脑袋,至今还未苏醒。

她一气之下,不顾老爷子的反对,将顾天擎给送进了监狱。虽然关的时间不长,但这件事惹得二老太太上门闹了几回,对她一通臭骂,各种不雅的词语辱骂。

顾老爷子向来也偏心顾天擎,这一弄,她是彻底双双把顾老爷子跟二老太太都得罪了,但顾奕南却无所谓道:“不用管他们,怎么高兴怎么来。”

至于工作上,沈游正式加入了晏美,成为了她得力的拍档,也给她在公司扫去了不少障碍。沈游还是个工作狂,做事雷厉风行,跟顾奕南有得一拼。

渐渐地,她这个老板便闲了下来。

见时间空余,晏柠正式考虑回去继续学业的事。

经她跟顾奕南的商讨下,出国的事就定在了一周之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