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白洁与高校长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第一章

萧弈站在廊庑下。

透窗望去,他家的小姑娘坐在女郎堆里,怀里抱一壶酒,已是喝得双颊酡红,眼儿却清清亮亮,一副指点江山的霸道模样。

他挑眉。

不是值得托付终身的好郎君?

什么都没享受到?

他的薄唇不禁弯起温柔的弧度。

看来,是他太过怜惜她了。

他眉目幽深,把小阿丑交给十言,独自跨进门槛。

南宝衣还在滔滔不绝:“……对对对,他就是

文学

个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对我完全就是见色起意,谁叫我生得美呢?不瞒你们说——”

话还没说完,一位女郎突然拽了拽她的衣袖。

南宝衣不解:“做什么呀?”

那位女郎着急不已,拼命给她使眼色。

南宝衣歪了歪头,下意识顺着她的视线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熟悉的云纹边赤舄。

呃。

南宝衣瞳孔微微缩小,惊恐地咽了咽口水,下意识伸手摸向自己纤细的脖颈,小声嘀咕:“为啥觉得喉结有点痒……”

另一位女郎轻声提醒:“醒醒吧,你没有喉结!”

满屋寂静。

南宝衣的视线慢慢往上,很快就撞上萧弈似笑非笑的脸。

她一个哆嗦,情不自禁双膝发软。

这厮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不会听见她讲的那些坏话了吧?

南宝衣欲哭无泪,只得和女郎们一起行大礼。

那些女郎也知道情势不妙,行过礼后纷纷道:“顾姐姐,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哈!你,你保重!”

说完,连滚带爬地往外窜。

南宝衣连忙捧住一人的手:“走什么?咱们姐妹情深呐!”

女郎小脸惊恐:“谁跟你是姐妹?!顾娘子请自重!”

不过眨眼之间,满屋的女郎逃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两桌没吃完的残羹酒。

萧弈在高座坐了,示意宫女打扫干净。

南宝衣跪坐在原地,当真是如坐针毡如芒刺背。

好不容易熬到宫女们都退了下去,她揪着裙裾,小意温柔地开口:“不知陛下驾临,有失远迎,是臣女不好……”

这么说着,心里怀着几分侥幸。

也许萧弈根本就没听见她的那些话。

她又何必自乱阵脚,给自己找罪受呢?

萧弈把弄着一只白玉杯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微翘:“朕竟不知,美人昨夜什么也没享受到。随便一个郎君都比朕强……美人可是背着朕,与别的郎君偷过禁果?”

南宝衣呼吸一窒。

他听见了!

他果然听见了!

见萧弈示意她斟酒,她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斟酒。

萧弈盯着她,她深青色的宽袖下滑半截,露出白皙纤细的藕臂,肌肤上还残留着些许暧昧印记,是昨夜留下的痕迹。

他眉眼幽深几分,又故意逗她道:“天色刚黑,不如今夜早些开始?也好叫美人尽兴。”

南宝衣的脸儿又白又红,手一抖,美酒悄然溢出白玉酒盏。

她慌忙放下酒壶,一边暗狠狠磨着小白牙,一边擦拭食案。

萧弈这厮,动不动就戏弄她,实在可恶!

她正生恼,萧弈打了个响指。

十言把小阿丑送了进来,满脸歉意:“小殿下就爱粘着主子,不要别人抱,您刚离开片刻,她就哭成了泪人儿,卑职怎么也哄不住……”

小殿下?

南宝衣怔住。

她抬起头。

小女孩已有两岁,生得粉雕玉琢,许是体弱的缘故,才刚秋天就穿上了薄棉袄裙,脸蛋上挂着晶莹泪珠,格外惹人垂怜。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第二章

叶恒平时说话吊儿郎当的,但做事却十分认真也靠谱。

为数不多的几次接触,艾沐觉得这个人就是表面看着浮夸,可内里却是很成熟也稳重的人。

但这样一个有本事的人,怎么就看上尧博涵了呢?

再想想尧博涵,唔……其实也挺有本事的。

“走吧,老头儿的病看完了,该轮到你了。”

听到艾宝的话,叶恒的身体猛的一滞,最后扯扯嘴角,瞬间觉得嘴里犯苦。

他极力隐瞒的事情,艾宝不过一个眼神就看出来了。

虽然没应声,但跟着艾沐的脚步却变得异常的沉重。

楼上,艾宝的卧室,四安仍旧在吃东西,看小人书。

而艾宝带着叶恒走进自己的配药室,顺手把门关上了。

“把上衣脱了吧。”

叶恒无奈的蹙蹙眉心,“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看见你的时候就发现了,如果是一只虫子,两只或许我发现不了,但你这后背的数量太多了。”

艾沐的六感很敏锐,这么多虫子一起爬动,声音她也听的到。

“所以说,你了解尧博涵的病症?”

原来那句她知道是这么个意思。

艾宝带上医用手套,然后让叶恒坐在椅子上。

“这次划的伤口会大一些,所以……”

想到这,又想想血流的速度,艾宝让叶恒趴在了小床上,并且叫来四安。

让四安拿着镊子,只要有虫子出来就将其夹出来,放在玻璃瓶子里。

四安的速度总比自己快,她怕自己有反映不过来的时候,至少四安能善后。

四安虽然不知道小姑姑要做什么,但拿着镊子的手动了动,直到异常灵活了以后方才点点头。

艾宝在叶恒的后背上划了一条很长很大的伤口,还没等她反映过来,那边四安已经夹出了两只虫子迅速的塞进了瓶子里。

然后手落,镊子用力一夹,又是两只虫子被装进了玻璃瓶。

艾沐低头看看被血流速度涌到伤口上的虫子,头皮有点发麻,忽然后悔接下这单,太特么多了。

紧接着,两个人整整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双腿都有点发僵的时候,抓虫的任务方才结束。

看着已经装满的玻璃瓶子,还有里面密密麻麻的白色虫子,艾沐觉得有点反胃。

这种东西不能随便处理,烧了吧。

“四安,把这些虫子带到山里烧了,不能有一只活的。”

“好!”

四安很乖的拿着玻璃瓶子去了后山。

而此时叶恒早已经疼的满头大汗,连呼吸都觉得疼。

艾沐将伤口缝合了以后,上了点药膏,这才包扎上。

“你的伤很严重,没有一年半载恢复不了,这段时间就在我家住着吧,至少有你一口饭吃。”

叶恒脸色苍白的点点头,“你放心,我不白吃白住,你们去历练了,我帮你和蒋老头守着医馆。”

叶恒虽然只会毒,但一般的病症他还是会看的,都说毒医和中医不分家。

“好,那就当诊费了。”

艾沐看看叶恒,无奈的摇摇头,“你现在身体很虚弱,先在这里睡一觉吧,老头儿那我去说,还有就算要救老头儿,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第三章

据修仙载所记,继星际历元后,在新历修仙纪元,精神力sss级尊者苏离女士以一己之力拉启了修仙记的序幕。

即使中央星长老院对苏离等人下达追捕的悬令,但还是有无数的人总算是背负叛国罪,也疯一样的投靠到无量海。

所谓无量海,其前身只是一处死亡角。里面悬浮飘动着无数的碎石,不管是光甲还是星舰都无法通行。

苏离带着金刚跟明兰等人聚众人之力,将碎石扫荡干净,惊喜的发现里面竟然还存在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星球。

于是,这一块易守难攻,具有天然的防御带的死亡角被他们所占据,作为落脚之处。

无量海只是外面的人喊出的声音。

只因为,在长老院们的舰队攻过来时,苏离女士的精神海扩张到将整个死亡角都包裹进去,一层雾蒙蒙的精神海,将里面与外面完全隔绝开来。

长老院派过来的舰队所做的攻击,一个不少的全反噬到了他们自己身上。

自此,中央星再未派出过攻击的舰队,算是默认了无量海势力的存在。

文学

因为无量海的横空出世,上层权力被重新洗牌。

与长老院为首的核心,万般无奈之下下令全力发展科技。而以无量海为中心,开启精神修真时代。

当精神力突破到一个极限是,就如同打破了眼前一层迷茫的雾障,整个世界在眼里都翻成了全新存在。

炼制最高级别,人类甚至可以摆脱沉重的躯壳,以完全精神力而存在。

完全能量体具现化,成了另外一种更高级的生命体。

———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