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第一章

第一百五十章一代宗师(大结局

文学

双方手臂被相互刺中,说来话长,其实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贾光德以壮士断腕之举,却是终于缓解了被一直压制在下风的处景。

“好,好,好,有魄力!《蛇行剑法》竟然如此诡异,却是我所始料不及。”陈志胜见得局势已脱出自己的掌握之中,脸色变幻几下,不由再次开口道。

“嘿嘿,陈统领也是个中好手啊,算计凭的多端,虽然贾某受伤较为严重,但我相信只须不再恋战,同为宗师强者,你也追不上我吧!现在陈统领是打算追杀在下,还是想与在下同归于尽?相信即使再战,贾某也能在临死之前,为陈统领补上一记致命之伤!”贾光德嘿嘿冷笑两声过后,不缓不慢地道。

“既然贾统领有如此战力,陈某也不想操之过急,现下却也可以回去交差了,不过,以后会有人寻你拿命的!嘿嘿,陈某告辞!”陈志胜面上阴晴不定地变幻数次之后,心中已是有了定夺,道下此话过后,便转身顺着来路,起身而去。

贾光德目送陈志胜远去,直至陈志胜消失在林间数分钟后,方放下心神,随即闷哼一声,面现痛苦之色。

“这《雪花三弄》果然不愧是“雪山派”有名的宗师绝学,其中寒气竟然如此之重,待回去之后,却是需要一、二个月的修养了!”贾光德喃喃自语过后,便强提内劲能量,沿着与陈志胜消失的相反方向,运起轻身功法,飞驰离去。

不到数息时间,贾光德便奔出广场范围,进入青杉木林之中,由于有了青杉木的隔挡,贾光德奔行速度,顿时放缓了下来。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第二章

郁星沉的婚礼当天来了很多人,她心心念念的祁雅也来了。

只不过身边黏着的纤尘让她十分不爽,一直在祁雅耳边嘀咕:“他来干嘛?机票钱我可不报销的……”

祁雅用余光瞥了瞥在不远处一直想往这边偷窥的纤尘:“用了多少记得就行了,反正他又不缺钱,对了,纤尘是不是解约了?”

郁星沉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的说:“我也想让他解约啊,但教练惜才,硬是说谁还没个叛逆期,死皮赖脸的拖着俱乐部不让解约,成天给纤尘打电话劝他回去打职业。”

郁星沉阴阳怪气的眼神瞟了一眼不远处的纤尘,“我看大概快回去了吧。”

纤尘正好也在看这边,被郁星沉逮了个正着,连忙转开视线佯装去看别的地方。

沐言言在一边噗嗤噗嗤的笑。

祁雅这次出来也不完全是为了郁星沉的婚礼。

纤尘大刀阔斧的着手祁雅的骨髓源,在上海又找到了两个初配成功的捐献者,她做完高配才来的婚礼现场。

纤尘一直担心她的身体出问题,寸步不肯离,但这是女性化妆间和更衣室,憋屈的纤尘只能在门口等着。

谈恋爱是郁星沉和顾西深两个人的事情,但是结婚就是顾家和郁家两家的事情。

两家都算是顶级豪门,认识的大佬以及海内外的朋友多如牛毛,而且都是一顶一的大人物,一跺脚一咳嗽,整个上海滩都要震上一震的那种。

今天因为郁星沉的婚礼都到齐了,保镖佣兵齐出动,甚至连政府都派出了警察维持秩序。

让无数吃瓜群众纷纷感叹,不愧是电竞圈闺女结婚,排面就是不一样。

让郁星沉没想到的是,林远谨也来了。

只是她刚刚收到消息,走出化妆室,只有工作人员递给她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子。

郁星沉环顾了一下四周,“送礼物的人呢?”

工作人员:“让我把礼物送来就走了。”

这大概是林远谨再好不过的出场方式了。

郁星沉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把林远谨送的礼物接过,看了几秒之后,对工作人员说了声“麻烦了”。

等郁星沉提着凤袍的裙摆转身,林远谨才从一边的栏柱下走出来,金边眼镜后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短短的几秒,在他心中却拉的比几个世纪还要长。

中式婚礼的流程比西式的繁复许多,让仪式感也特别的强烈。

定乾坤、跨马鞍、牵红绸、跨火盆。

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祁雅陪着了,纤尘总算是逮着空档让祁雅坐着,生怕这几步的路累到了祁雅。

祁雅的目光就像是看闺女似的看着郁星沉跨过火盆。

趋吉避凶,变祸为福,跨火远离不祥、兴旺蓬勃。

纤尘在一边看着祁雅,防止某些没张眼睛的人凑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纤尘的手机响了,他远离嘈杂的宾客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是他一个手下的声音:“老板,有位捐献者的造血干细胞配型成功了!医生来让我问您祁雅小姐还在上海吗?捐献者刚好也在,尽快抽时间来做完检查就可以着手移植的事情了……”

肥水不流外田第5部分阅读 第三章

身心俱疲,诸事缠身,请一段时间的假。

————

两道身影从龙气上方飞过,当先者为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后面跟着面色阴晴不定的奥利费拉兹。

他们飞得很慢,犹如在自家庭院信步,只是这悠闲的姿态与他们紧张的神情有些不相称。为了不引起程晓天的注意,他们虽然心急如焚,可却不敢快速赶去。

如此飘飘荡荡,一直飘了一个小时后,才来到了奥利费拉兹居住的高塔,刚一落在露台上,奥利费拉兹悠闲顿去,抢先一步冲了进去。

看见那罩子还完好无损的摆在原处,奥利费拉兹松了一口气,转回身恭迎女王陛下。

阿莱克斯塔萨走进来,一眼看着这个罩子,眉头立刻紧锁了起来。“你说,那女人是一位魔法师?”

奥利费拉兹点了下头,“准确说,是一位元素行者,还会元素通灵术。”

通灵元素,原为艾泽拉斯传说级别的存在,不过自从水精灵和阿拉希盆地崛起后,已颇为常见,甚至逐渐开始外传。这一奇特法术现在已被编入各大魔法学院研究生的教科书,获得了**分类,被冠名——元素通灵术。

不过,对于通灵元素的研究才刚展开,三阶通灵元素法师除了那两大阵营外,非常罕见,听闻奥利费拉兹的话,阿莱克斯塔萨心头一沉,恐怕,这女人真的是从阿拉希盆地来的。

可更让她担心的还是另一件事。

不等奥利费拉兹动手,阿莱克斯塔斯扬手一挥,那个巨大的罩子“轰隆”作响飞了出去。原处空空如也,地面上有半米直径的洞,格外刺眼。

“笨蛋!你竟然将一位元素行者关在这样简陋的囚笼里!”阿莱克斯塔萨气急败坏,挥手之间,奥利费拉兹应声飞出,撞在了墙上。暴怒的红龙女王身形一旋,化为一团红云,从那个洞口钻了下去。

阿莱克斯塔萨的愤怒是有道理的,这个囚笼虽然坚固,可地面却就是普通的花岗岩,一位元素行者只需恢复一丝法力,就能轻易破开。

其实奥利费拉兹本来就是随手为之,更没想到会耽搁这么久,这才给了凡妮莎逃脱的机会。事已至此,多想无用,只

文学

能赶紧再把人抓回来,把人送回去道歉是一回事,可要是让她自己跑回去,那性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下他顾不得伤痛,挣扎着爬起来,也从那个洞口钻了下去。那下面是高有千米的空间,并无门户,一位没什么魔力的元素行者,很难这么快就逃出去。

奥利费拉兹刚钻进去,远处一座书架后人影一闪,凡妮莎慌慌张张摸了出来。

原来,她一直在,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使用渐隐术暂时隐身躲在书架后面。阿莱克斯塔萨虽然法力高深,可心急之下,竟没有探查整间房屋,把她给漏了过去。

魔法师一般到了四阶后才有可能飞行,凡妮莎现在根本就没这能力,如果只是顺着内壁向下爬,那这逃跑将毫无意义。而这,就是她的计划。

然而,她只有这一步计划,接下来该怎么办,却是毫无头绪。

急匆匆跑出房间来到露台,凭栏向下一看,凡妮莎一阵眩晕,下意识退后了一步。这下面雾霭弥漫,根本看不见底,还不知有多高。

该怎么办?!

甩了甩头,凡妮莎再次趴在栏杆上向下望,目光中透出决绝。

就在这时,凡妮莎瞳孔陡然散大,不敢置信看着下方。

只见两个小孩冲出雾气层,正沿着塔身向上爬,速度奇快无比,赫然竟是戈德林和明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