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12-04)  中药益母草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关爷,这地火之脉的气息有些不对劲啊。”骄阳皇焱此时说道:“咱们之前获得的赤红水晶已以及少许火脉气息绝对没有这种驳杂凶戾之势,我觉得它似乎是被某种邪异力量侵染了。”

“嗯,你的推断和我不谋而合。”闻听此言,关横立刻表示赞同,然后继续说道:“所以它的气息才会让皴甲岩浆兽如此畏惧,这就说得通了。”

“咱们要想获得地火之脉本源,那就得替它驱除邪异力量的控制,不然的话,要不了多久,整个地火之脉就会被污染,造成意想不到的损失。”骄阳皇焱如此说。

“没错,但是能够侵染地火

我和女邻居啪了三次 老公小三一起做

之脉的东西,应该也不见得,这玩意很有可能是针对所有灵火弱点衍生之物。”

关横沉声说道:“皇焱、霸火,你们听好了,现在由我来亲自对付此物,不到万不得已,你们绝对不能轻易靠近此处,赶紧后退。”

“可是,关爷,这……”

焚心霸火还有些不服气,刚要提议自己跟随,但是骄阳皇焱已经发了话:“霸火,听话,关横说得很有道理,那侵染地火之脉的东西,似乎让我都有一种忌惮棘手的感觉,咱们不能给关爷添麻烦。”

“是,皇焱大人,听您的。”霸火对皇焱素来尊敬,故此马上答应下来。此时此刻,邪蛁虫母说道:“主人,我想跟着你过去。”

“也好,你和老猴的手段应该比众灵火稍微强点,那就都跟在我身边吧。”关横此时点了点头,随即道:“不过注意,一定要多加小心,明白了吗?”“是是,我们记在心上了。”

“呜叽叽!”听到这话,邪蛁虫母和白眉老猴一起点头颔首,表示明白,紧接着,关横便对它们招了招手,瞬间朝着正前方急掠而去。

往前疾游约莫数丈之后,虫母和猴子骤感身躯沉重,竟然受到了地火之脉气息的影响,变得沉重无比,虫母低呼一声:“难道这是重地火?!”

“不,只是这里的地火之脉拥有和重地火类似的能力而已,只是,远比霸火的那种逊色。”

关横说罢一挥手,用自己的灵气罩住了虫母与老猴的身躯,隔绝了那种让它们觉得自己沉重难行的状态。

紧接着,关横便说道:“看来潜藏于地火之脉内的那种邪异力量也有灵智,它似乎感觉到咱们会对自己不利,所以开始阻止咱们前进了。”

“嘿嘿嘿,它越害怕就说明越无能。”虫母笑嘻嘻的说道:“看起来,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而已。”

“但愿如此吧。”关横轻描淡写的说着,而后又道:“在动手驱除对方之前,咱们先得了解那家伙的行动方式,所以,得先试试它。”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摊开手掌,倏忽释放出十余团大大小小的火灵气球体,而后控制着这些东西径直飞向前方。

“呼呼呼!唰啦啦——”似乎是感觉到有炽热气息接近自己,地火之脉也随之剧烈颤动起来,释放出一圈圈迅疾涟漪。

“呵呵,这种反应,有些耐人寻味啊。”见此情景,关横喃喃自语道:“看起来,你也是不甘心控制,有些‘身不由己’啊,那我就来做回拯救者好了。”

“呼!”话音甫落间,关横猛然挥手,控制着那些火灵气球体化为几个部分,分批疾冲过去。

“咚咚咚!”

“噼里啪啦!”

“咣咣咣!”

下个刹那,那些火灵气球体接二连三撞中地火之脉所在的区域,震得那里不住抖动,就连原本在抖动的火脉都被遏止住了,由此可见,若论威力,还是关横的火灵气比较强。

“呵呵呵,既然能抑制地火之脉的状态,那就证明也能让潜藏其中的邪异力量自己出来。”

关横笑了笑,倏忽释放出更多的火灵气球体,“唰唰唰!嗤嗤嗤!”顷刻间,火灵气球体疯狂进袭,已经将方圆数丈内的地火之脉

我和女邻居啪了三次 老公小三一起做

全部笼罩进去。

邪蛁虫母观看战况,心中思忖:“主人的火灵气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要是换了我和老猴,如此密集迅速的大量攻击,只怕也撑不住十息。”

“呜叽叽、呜叽叽!”看到关横出手犀利,稳稳压制住了地火之脉的涌动状态,白眉老猴亢奋之极,不住抓耳挠腮,似乎是想吸收关横控制火灵气这种方法手段,以后自己也来试试。

“乒乒乓乓!”就在下一刻,关横的最后几个火灵气球体砸在了地火之脉正中间的位置,这火脉似乎也承受不住密集又沉重的攻击,终于浮现出一股漆黑气息,晃动着冲出了地火之脉。

但是此物却不敢给关横动手,只是朝着远处急掠,打算夺路而逃,关横微微冷笑,好整以暇的说:“好不容易把你挤兑出来了,哪儿能就让你这么跑了?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留下吧。”

“呼!”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的身影好似离弦之箭,转瞬间便撵上了那道疾影,伸手就抓,“唰啦啦!”那家伙在岩浆内迅速旋拧,倏然扭头张嘴咬向关横的手腕。

“邪化火鱼?!”

看到这家伙的影子,关横脑中赫然冒出这个名字了,那是当年他在灵界藏书阁翻阅古籍的时候见到过的一种邪物描述,对方身负邪气,却喜欢在岩浆内游荡,是一种挺另类的邪物。

“普通的邪化火鱼虽然能在岩浆内栖息,却未必可以影响地火之脉的状态,莫非这是一种变异过的家伙。”

“先抓住它再说!”想到这里,关横倏忽骈指如枪,闪电般点中邪化火鱼躯体,这家伙登时如遭雷殛一般浑身剧颤哆嗦,关横顺手薅住了它的身子,用自己的灵气将其笼罩包裹。

虫母此时凑了过来,问道:“主人,这家伙是个什么东西?”

关横随口解释了这邪化火鱼的来历,然后又说道:“此物来历不明,而且单凭一只似乎很难影响到地火之脉的状态,但它又是从火脉内窜出来的,着实有些奇怪。”

“会不会是这邪化火鱼不止一条,所以……”

“有道理!”

喜欢御鬼者传奇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992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