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伦h|大炕上的偷乱

禁忌伦h 第一章

宁波。

日机轰炸过后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废墟。

可是没人抱怨。

既然是战争,就得忍受。

最起码,宁波现在还没沦陷。

孟绍原回到宁波的时候,精疲力竭,一个人睡了整整一天才算恢复过来。

悲伤?

肯定会悲伤。

可人不能总是沉浸在悲伤里。

日子,总还是要过的。

问了一下情况,赖颂声被送到了医院里。

目前宁波站的恢复工作由梁同全面负责。

“晚上,饭店里叫两个菜,咱们喝几口。”

孟绍原忽然对吴静怡这么说道。

“知道了。”

成了,孟少爷总算是恢复过来了。

侯家村保卫战之后,看着他总是郁郁寡欢,一点都没有过去神气活现的样子。

现在好了。

恢复了就好。

吴静怡一出去,孟绍原立刻把李之峰叫了过来,低声问道:

“上海出来时候你给我我的那东西有用吧?”

李之峰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肯定有用。”

“成,今天不用值班了,好好休息。”

孟绍原眉开眼笑,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看着长官背影,李之峰一声叹息:

“真不是个东西啊。”

……

孟少爷难得心情那么好,还想喝酒,吴静怡和虞雁楚自然是奉陪的。

他在侯家村的英勇表现,她们可是亲眼看在眼里的。

一个了不起的男人。

过去的那些缺点,完全被掩盖了。

“我去拿酒,我去拿酒。”

一看到菜来,孟绍原立刻兴冲冲地说道。

一瓶开过的酒拿了过来,还顺带着拿了一块毛巾。

孟绍原殷勤的在三个杯子里倒上。

“来,敬镇海。”

文学

孟绍原举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拿毛巾擦了下嘴。

吴静怡和虞雁楚毫不犹豫的喝下了酒。

三个人边吃边聊。

孟绍原每喝一杯酒,一定会用毛巾擦一下嘴。

吴静怡打了一个哈欠:“你什么时候喜欢用毛巾……”

她的目光忽然落到了那块毛巾上:“你那里面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孟绍原就好像一个小偷一般赶紧藏起了毛巾。

“什么什么啊?”虞雁楚也接连打了几个哈欠。

“不对,不对。”

吴静怡的眼睛有些直勾勾的了:“他在……吐酒,这酒里……”

孟绍原一脸坏笑:“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是李之峰帮我找的药。”

“什么,下药?”

虞雁楚才说出来,一个人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孟绍原,你,你想要做什么!”

吴静怡苦撑到现在,再也坚持不住,和虞雁楚一般趴下了。

闭上眼睛前,还嘀咕了最后一声:

“你真不是个东西!”

“药性还真大。”

看着两个睡着的美人,孟绍原那笑容要多贱有多贱:“你自己说的,打完仗要是还活着,就和雁楚妹妹陪我的。嘿嘿嘿,我说的陪是两个人一起陪。”

他把两个美人分别抱上了床,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脱光衣服:

“姐姐妹妹们,我来啦!”

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

……

虞雁楚一声惊呼。

折腾了半夜,精疲力竭的孟绍原被吓得一激灵:“怎么了,怎么了,日本人来了?”

“啪”!

禁忌伦h 第二章

张良说道:“项羽此人臣也听说过,听说如今他叔侄二人已趁乱将江东会稽郡、九江郡等六郡全部占领,实力不可小视。

大王,如今我大夏国有兵力五十余万,这几乎已是大夏国可征兵卒之八成。当年秦始皇平定楚国之时,兵力尚且只有六十万,那还是举全国之力。

如今人口略有增长,已胜过当初,不过人口依然不多。这几十万人如不征战,不如马放南山一部分人,以免其严重影响耕作。

因此,微臣以为,可令章邯部五万人在太原稍作休整侯,立即攻击代国,然后出军都陉,攻击燕国。

当然,该部要派监军和可靠之副将,防止章邯生异心。而且,臣建议其兵力要扩大,最好是让太原许建部配合。

至于匈奴,可去信许其厚利,多送些绢帛,先将其稳住。我想,有王离将军长期戍边之影响,其暂时不会轻易南下。

还有,大王既然带领二十万函谷关参加会盟,我等必须要让李由将军在河内郡制造些借口,先北上攻击赵国。”

吴广一听,这个张良果然不凡,战略非常清晰。原本自己想缓一缓,不过倒是没有注意这五十多万常备军所带来的巨大物质消耗。

这张良说的的确有道理,如果不打仗,至少一半人就应该马放南山,以休养生息恢复农业生产为主。

古代是农业社会,经济不发达,医疗技术落后。在此条件之下,无休止的徭役和大型工程、征战对于劳动力消耗非常大。

自己没记错的话,汉武帝虽然武功盖世,北逐匈奴,不过,全国人口下降巨大,据说下降了一半。

虽然不排除儒家污蔑之言,但是人口大量下降的事实是肯定的。

“张侍郎,阿房宫修建情况如何?”

“启禀大王,该处还有近十万人在进行宫殿的修筑。如今就比较为难,因为工程完工约六成左右,如果全部停工,损失极大。”

“如今天下未定,主体工程暂停施工。在今后天下大一统之时,再重新完成阿房宫修建。

不过,部分快要完工的宫殿和宫城,可继续修建,但一定要控制到最少。”

吴广想,这大冬天的,自己也没有去看一看那天下第一宫。

根据秦始皇的魄力,那阿房宫规模肯定极大,气势恢宏。

……

安排完阿房宫之事,吴广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就派人把叔孙通找来,他要办一件大事。

半个时辰之后,礼部侍郎叔孙通被人叫了过来。

“臣礼部侍郎叔孙通参见大王!”他给行了礼。

“免礼请坐。”

“不知大王何时召见小臣?”

“爱卿!我有一事,须得叔孙公去办!”

“但请大王吩咐就是!”

“叔孙公,我自小尤其喜欢孔孟之学和老庄之学。公乃是我夏之大儒,今日所请,乃是希望先生主持,将这孔孟之学定位国学。

同时,要在咸阳建立学堂,组织学生学习孔孟之道。这教授学生的衙司,就叫国子监。

公担任国子监大监,品级同大理寺卿。至于内中机构设置,公就与陈仆射商量一下即可。学生招生之规模,暂控制在三百人,今后要扩大至一千人至两千人。”

禁忌伦h 第三章

墨离忍不住将这个疑问说了出来“杜伊帆,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却见瑗歌苦笑了一下,眼角余光扫了下众人,说道“墨离,难道你要在这里说吗?”

墨离顿时省悟,自己可是穿越者,这个事情不能让部下们知道,因为说了他们也不会~щww~~lā当下点点头,说道“把这个女人带到我房间里去。”

司马剑心领神会,随即让人将瑗歌带进一间僻静的屋子里。随后墨离也走了进去,司马剑等护卫在门口环立戒备。

墨离挥了挥手,说道“司马,你们先下去吧!”

“大人,这……”司马剑有些犹豫,里面的可是皇太极的女儿,万一她要是对大人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隔得太远了可是救援不及。

墨离眼一瞪“怎么,难道本官还会着了一个小女人的道儿不成!”

“大人,她可是奴酋皇太极的女儿,这万一……”

“万一个屁,老子要是连她一个小女娃也收拾不了,那还混个屁!快滚!”墨离有些不耐烦了。他迫切想知道杜伊帆怎么也会来到了这个朝代。

“是、是!”司马剑不敢再坚持,当下带着部下撤出几十米,仍是有些担心的望着墨离这边。

墨离也懒得理他,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瑗歌呆呆的站在窗前,望着远处的天边出神。

“杜伊帆,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也穿越过来了?”墨离压低了声音说道。

瑗歌缓缓转过身来,精致秀气的柳叶眉轻轻颦了一下,慢慢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应该与你发现的那块神秘的令牌有关。令牌还在你身上么?”

“令牌?在的呀!”墨离闻言从怀里取出那块黑色的令牌,随意的看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于是递给瑗歌(杜伊帆)。

瑗歌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会,也没发现什么异样,随即抬起头来说道“我也看不出什么古怪,不过,那天你确实是看见了这块令牌,然后就大叫一声,整个人就不见了。我当时就站在你身边很近,正觉得奇怪的时候,我感觉身体一阵晕眩,跟着人就昏了过去,醒来后,我们就都穿越了。”

“这真是奇怪了,”墨离接口说道“既然我

文学

们是一起穿越过来的,为什么我重生在大明边将身上,而你却投身到了皇太极的女儿身上呢?而且还相隔那么远?还有,郭飞那小子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瑗歌摇了摇头,说道“郭飞应该没有穿越,因为当时他离我们比较远,可能没有受影响。我发觉自己穿越后,心里有些害怕,于是不停的在心里默念你,希望你来找我。”

原来是这样。墨离点了点头,难怪他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会梦见那个女子的呼唤,看来应该是他们心灵上的感应吧。至于后来为何没有再出现,也许是因为瑗歌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时代的生活,而且那块神秘令牌的神力也渐渐消散所致。

说到这里,杜伊帆(我们还是叫回她本来的名字杜伊帆吧)抬起头,望着窗外远处漂浮的云朵,耳边仍在隐隐约约传来的金人凄绝的哀嚎呼号声,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墨离,你真的要将女真人都杀绝么?她们毕竟有很多人都是无辜的,战争对她们来说,真的太残酷了。”

墨离点点头,眼中透出坚毅之色“是的,这次我一定要将所有的女真男人都杀光杀绝!这样以后他们才不会欺凌奴役中国,以后中国才会强大起来,不再让英法火烧圆明园,不再有八国联军荼毒北京,再也不会有日军侵华的那一场世纪大浩劫。”

“可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做,其实和他们又有多大差别?在别人的眼里,你也会是头号大魔王,甚至比希特勒比裕仁他们还要残暴,因为你灭绝的是一个种族,甚至不仅仅是一个民族。”杜伊帆冷静的说道,脸上不悲不喜。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只要我们中国永远强盛不受任何人欺凌,这就足够了。至于他们认为我是魔王也好,刽子手也罢,我只相信一句话,死去的人是无法阻挡活着的人的脚步的。”墨离也淡淡的说道。

“你太固执了!”杜伊帆摇摇头,说道“其实你这是一种狭隘的民族自大观点,我倒是觉得,王朝兴衰更替其实是很正常的,所谓物竞天择,每一个王朝的兴起,都有他的必然性。同样,每一个民族的没落也都有他自身的因素在内。

我们常常说,我们汉族人民是最优秀的,但是人类总是在不断进步的,我们汉族会进步,那是好事。会没落,那也是有因果的,原因必然出在我们自身上。就像以前那么强大的明朝,现在不是也一样山河破碎了吗?当然,现在的山河是你墨离重新收拾起来的。但如果没有你墨离这个穿越者呢?这天下还会是这样的吗?我们的历史还能改变吗?”

墨离默然不语。的确,如果没有他这个穿越者,历史就还是原来的历史,绝不会有任何改变。

“其实,蓝天之下,万物竟长,不要说我们中国这片土地,就是整个地球、整个宇宙,他也不可能永远是某一个族群所统治、所控制的,优胜劣汰,这才是铁的规律。

的确,历史上满清是对我们汉族人民进行过种种非人道的压迫和奴役,造成了苦难深重的过去,但是现在你仇也报了,大局已定,满清仅剩这最后一点血脉,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要知道,杀戮太多是有违天道人和的,墨离,你难道现在还认为苍天冥冥中没有神明的存在吗?”杜伊帆又款款而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Copyright 益母草颗粒 2021
Shale theme by Sitetur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