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6-23)  益母草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九百年义务教育,也不知道是谁写的。

陆水在想,自己要不要看一下。

万一是迷都写的呢?

以后遇到了,也好继续浑水摸鱼。

犹豫了下,陆水还是决定不看了,成为迷都啥也做不了,就天天写书,有啥意思?

随后陆水往一边的照片看去。

想看看唯一真神留的照片,会是什么。

很快,他就看到了最明显的照片。

上面是两个人,一个青年,牵着有些胆小的唯一真神。

“是法术留影。”

这个青年,颇为帅气,身上带着剑意。

唯一真神感觉有些害怕,在向前方求助。

“大长老?”陆水有些意外的看着照片:

“看起来还是年轻的大长老。

那帮忙留影的人是谁?”

陆水思考了下,肯定不是三长老,二长老的可能性也应该没有。

很久以前大长老只是二长老。

所以...

留影的,是当初的大长老。

当初的大长老,他自然不会认识。

只有大长老跟二长老见过,三长老也没有见过。

“只是,为什么唯一真神会跟大长老合影呢?”

随后陆水又看了下,他发现唯一真神还有跟其他人合影,其中较为靠前的也是一位青年,但不是大长老。

这次唯一真神飘在空中,好似很喜欢这个青年。

她还是看着前方,表示自己很开心。

思考了片刻,陆水想到了一个可能。

“该不会是在,交接吧?”

陆水仔细找了下,并没有发现有二长老的合影。

那就说明,这里所有合影的,都是大长老?

或者即将成为大长老?

而大长老的合影被放在最明显的地方,是因为,只有大长老还活着?

一时间,陆水想到了外面的玩具,或许是陆家历代大长老送的。

那就等同,唯一真神其实一直在见证着陆家大长老换代。

“让人感觉有些奇怪。”

不过也算好了,如果认识的人多,那么见到的生死就会更多。

随后陆水打算去翻抽屉。

但是手刚刚伸过去,就停了下来。

“说起来,这虽说是唯一真神的神域,探索神域并没有什么错。”

“可往小的说,这里是唯一真神的房间,我这么翻,是不是有些不尊重小孩?”

叹息一声,陆水收回了手。

她的房间就不翻了,换个房间吧。

再翻下去,确实不适合。

不过他又看了下上面的照片,发现有一张照片压在下面。

好奇之下,陆水看了一眼。

发现上面居然有三个人。

一个躺在床上的老者,一个坐在床边大哭的小女孩,还有一位站在半空努力保持微笑的七彩小孩。

“这是...”

“上个大长老仙逝的画面吗?”

最后陆水把照片放了回去。

上一个大长老跟唯一真神好像很好,但离开时,也让唯一真神更加难过。

而现在的大长老不同,直接以一己之力镇压唯一真神。

严肃非常。

这么多年,大概就没让唯一真神出去。

也就最近可能宽松了一些。

但是很快他就有些不理解了。

看照片,唯一真神跟陆家关系非同一般,而且都有历代大长老看着。

这个时代,看她的还是最强的一位大长老。

如此,为什么他后来没有见过唯一真神?

真的有人可以在大长老的监护下,弄死唯一真神?

陆水不信。

毕竟都没有人可以弄死他,唯一真神更不可能被弄死。

可是,他就是没有见过唯一真神...

至少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算了,先不想了,还是去隔壁看看吧。

待久了,突然有些担心唯一真神跑回来,要碰巧看到他在做贼。

感官不太好。

砰!

陆水退出了门,顺便关了门。

里面的东西,应该没有什么价值,还是看看其他吧。

希望能够看到唯一真神的来历。

陆水来到第二扇门。

咯吱!

门开的时候,入目的是很多书柜。

只是书柜上面放着的是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过每个东西好似都被神力沾染。

哪怕是再普通的东西,长期被神力沾染,那也会成为神器。

陆水看了下,最里面的东西神力气息最为明显。

年代也应该最久远。

这是一个空旷的房间,摆着很多书柜。

走进去时,陆水看到了一面墙壁,墙壁上有一副画。

画面是一个草地,草地上有一个彩发小女孩露着灿烂的笑容,在奔跑。

风在吹拂。

好似在迎接这天真无邪的真神。

看着画中的唯一真神,陆水发现唯一真神的脖子挂着一个吊坠。

或者说是七彩绳子串着一个小小的牌子。

小牌子晶莹剔透,里面好似有文字。

只是这画只是画出有字的样子。

并没有画出里面的字。

“好像没有看到她有戴这个东西。”

陆水仔细想了想,确实没有看到唯一真神带着这个东西。

没有多想,他一路往里面走去,走在路上,他感觉看到神力微微涟漪。

每个地方好似都会有一个身影,都会有痕迹留下。

此时看去,如同看到唯一真神的过往,看着她拿着东西放在每个柜台上。

嘴里在念叨着什么。

这个是某个人类献祭了,这个是天赐的,这个动物的爱戴。

眼中带着笑意,心中带着喜悦。

好似没有那么独单。

陆水未曾多想。

或许这真的是一位成熟的真神。

很快他来到了里面的桌边,这里应该不算私密。

只是刚刚过来的他,看到桌面有个吊坠,是七彩绳子串着一个小牌子。

牌子中有两个文字。

陆水颇为意外,这是唯一真神带着的那个?

出于好奇,陆水看了下吊坠。

然后在里面看到了两个字。

“陆?柒?”

陆水有些疑惑。

为什么上面会有这两个字?

“陆指的是远古的陆?柒指的是唯一真神?”

他感觉有些不太像。

只是很快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怪异的想法。

“等一下。”

“如果...如果我不认识陆,如果我不知道唯一真神,那么我看到这两个字的第一想法是什么?”

“陆跟柒,或许是一个整体?”

“如果柒指的是唯一真神,那么陆...指的是她的姓?”

陆水有些惊讶。

“不会吧?”

“不可能吧?”

“真神有姓吗?没有的吧?”

陆水感觉自己可能想多了,如果唯一真神真的姓陆,那事情好像比想的要复杂一些。

那陆家又是怎么回事?

有了个疑惑,陆水试着查找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记载。

很快,他在一个书柜下面,找到了一个盒子。

盒子的上方有着几个字:陆家的缔造者。

这不用问也知道,是陆家先祖的记载了。

随后陆水打开了盒子。

然后...

空的。

“谁拿了?”

陆水感觉哪个贼,都偷到他家来了。

不对,这是唯一真神的神域,自己也是贼。

而能进来的,大概只有大长老,二长老。

这两个嫌疑最大。

二长老可能更大。

她身边有独一真神。

...

后山。

二长老回到了自己的住处院子,她刚刚看完手中的书。

随之把书合上,上面赫然写着:陆家的缔造者。

“上面写的是真的?”二长老问一遍的玖。

玖点头:

“真的啊,他就是这么强,就是这样的传奇。”

“可内容没有那么详细,他天赋那么高,怎么可能会死呢?”二长老有些不理解。

“上面不是写的很清楚了,他自己想死了。”玖开口说道。

“可是这里没写他为什么想死,只是说他需要这样做。

而且这里记载了他的幼年,记载他什么时候娶妻。

后来有一天醒来便开始建造房屋,而后捡到那本天地阵纹。

那时心比天高。

再后来外出了一趟,回来就突然悟了一样,选了一条最离谱的路。

这记载一点不详细。”二长老皱着眉头说道。

“你看...”玖翻开书籍,指了指其中一部分道:

“这里明确记载了如何搭建房屋更快,也更稳。

步骤都写出来了,还不详细?”

二长老:“......”

二长老又一次合上书,然后道:

“虽然让我知道了大概,但是并没有更多的消息。

你让我拿出这本书,有其他目的?”

“有啊。”玖点点头:

“你不拿,这书就要落到陆水头上。

那太容易了,得给他加点难度。”

二长老:“......”

也就是说陆水知道很多东西,需要这本书验证?

“说起来,为什么这本书没有落款?而且陆家也完全没有记载这位先祖的名字?”二长老突然有些好奇。

“可能他不喜欢吧,而且留着也没有什么用。”玖坐在一边处理着灵药。

“......”

......

陆水没有从第二个房间找到更多的东西。

不过也算知道了唯一真神的名字。

不管陆是什么。

但是唯一真神应该就叫柒。

独一真神叫玖,唯一真神叫柒,没有毛病。

大致逛了一圈,陆水来到第三个房间。

开门的瞬间,陆水感觉到了神力。

是纯粹的神力,

源自于独一权能。

进去之后,陆水看到这里很空旷,东西也非常少。

有个书架,书架上面放着一些金属书页。

书页有神力汇聚。

陆水来到书架前。

然后发现这个金属书页,他也有。

他身上有两张,这里有六张。

一共八张。

他拿出了属于他的两张,想试试能不能自动解开书页神力,看到里面的内容。

这东西是一体的,贸然打开内部容易受损,所以陆水一直在等全部集齐。

本以为到达神域就能集齐,但是...想错了。

“应该还差一张,不知道最后一张在哪。”

仔细想想,可能被唯一真神吃了。

以她吃神血的模样,有神力的书页吞下去,完全没有问题。

算了,过两天打她两拳,让她吐出来。

实在不想吐出来,就...

呵呵。

看完书页陆水没有离开,而是一路往里面而去,他看到里面还有一扇门。

不过是刚刚靠近,了就感觉到了迷雾之都的气息。

不,是迷都的气息。

最后陆水站在一扇大门前。

“原来陆家迷都在这里。”

他还以为在大长老的位置。

随后他试着推门。

这里的迷都应该影响不大,那么唯一真神是这个迷都镇守者?

每个迷都都有镇守的人。

净土是姬寻,迷雾之都是明月,这里应该是唯一真神。

毕竟这里可是神域。

在陆水的手碰到门的瞬间,突然间有一股力量向他袭来。

砰!

门中出现了强大的力量,直接震开了陆水。

甚至让陆水退后了一些距离。

“好强的力量。”

陆水颇为意外。

这力量有些超过他预料,不是权能,是单纯的修为力量。

而且是大道级别的力量。

超越了常规大道,是大长老那种级别。

“禁止入内。”

突然的讯息传到了陆水的耳中。

没有伤害。

接着他又收到了新的讯息:

“除非打败我。”

“前辈是哪位?”陆水开口询问。

陆水看着门说道。

因为只是讯息,无法知晓男女。

但是有这等实力的,一共就那么几个人。

当今修真界,应该只有大长老一人。

所以这个人是远古时期的人?

还是说陆家曾经也有这种强者?

但是不管如何,陆水发现自己都无法进入。

因为他的实力,连二长老都无法战胜。

面对这个人更没有丝毫胜算,除非对方用的是威能,权能。

不然...

正面攻击,他也只是一个七阶入道修真者。

七阶入道确实很强,可是在一些古老的存在面前,也就那样。

哪怕他可以打九阶,可以摸大道。

可是...

对方终究不在这些级别范围内。

陆水等待了片刻,没有得到解惑。

他又一次来到门前,试着推开。

砰!

又一次被弹开,接着讯息又一次在他脑海中出现。

“禁止入内。”

“除非打败我。”

陆水:“......”

比验证系统还要刻板?

“前辈,

白洁张敏 亚洲国模私拍人体gogo

如何才算打败你?”

没有回应。

陆水:“......”

又等待了片刻,陆水便转身离开。

等他八阶之后,这位前辈会明白什么叫无知。

不过这个迷都会连接哪里呢?

这里跟唯一真神有关,或许连接的就是唯一真神的由来,或者陆家的由来。

至于是与不是。

需要进入之后方才知晓。

等成完婚再来。

那时候就差不多要晋升八阶。

目前为止,他已经达到7.2的修为,实力之强...

算了。

开不了门。

随后陆水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转头看向剩下的门,过去试开了下。

然后...

“禁止入内。”

“除非打败我。”

好吧,回去了。

算你狠。

陆水一路离开了神域,最后回到了风霜河。

神域不小,但是也没有那么大,里面有唯一真神,也有一个隐藏的守护人。

不知是谁。

陆水迈步往风霜河外走去。

“没进去倒也还好,如果进去了,可能就要被托到迷都之中,届时可能来不及回来。”

上次进入迷都,直接过去了六天。

现在离成婚只有八天。

临近的那几天,必定需要做点事。

再则,一旦跟之前不同,需要更多的时间,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没进去其实也好。

至少后续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还是安安心心的看书等待婚礼时间吧。

喜欢凶猛道侣也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gao/394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