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6-30)  益母草膏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张余一看到倪妮摇头,瞬间就能意识到,这是没有找到目标人物。

按照曹达华的说法,监控里暂时没有发现目标人物离开酒吧的画面,人总不能飞了吧?

赵宣显然不愿久留这个是非之地,随即向张余告辞。

张余微笑点头,说道:“好,你们先回去休息吧,咱们明天

第一版主小说网 善良妈妈的朋友

见。”

赵宣拉住罗湘的手,就往外走,罗湘一边走,一边回过头跟张余摇手示意,“明天见,可别迟到了……”

说完这话,她突然又来了一句,“苏老师!”

跟着,停下脚步。

听到她的话,赵宣和孟秋实都停下脚步,回头看去,随之打起招呼,“苏老师。”“苏老师。”

从警方的登记台先后走过来几个人,其中一个中年女人说道:“罗湘、赵宣……你们都在呀……这么巧……”

张余一直在盯着走出来的人,当然他也看不出来哪个可疑,毕竟登记出来的人,差不多都是没有问题的。

这位苏老师烫着大波浪发,身材中等,大概是165的样子。穿着红色的T恤,灰色的休闲裤,黑色的休闲鞋,胸前的一对不小,将T恤的领口都给撑起来了。

张余料想,苏老师很有可能是武南大学的老师。自己现在已经是武南大学的学生了,日后搞不好低头不见抬头见,打个招呼总没坏处。

见苏老师走到罗湘三人的面前,他也凑了过去,说道:“苏老师,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苏老师似乎有点懵,因为她压根没见过张余。

罗湘赶紧介绍,“苏老师,他叫张余,是我们老师今年招的学生。”

“你就是……”苏老师难免对张余刮目,实在是因为,张余人没到学校,名头已经传遍了武南大学。

罗湘继续介绍,“张余,苏老师是我们武南大学工业制造系的副教授……跟咱们化学系也多有往来……咱们的实验设备跟苏老师那边都是挂钩的……”

“以后还请苏老师多多照顾……”张余殷切地说道。

“客气了……你是于教授的高徒……日后前途必然不可限量……”苏老师微笑着客气道。

嗯?

张余刚要继续客气,猛地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之前曹达华提到过,通话记录是关于武南大学工业制造系教授周鸣和女学生在教室里的不雅照片。而这照片还是要卖给死者的。

这可真够巧的了,苏老师竟然也是工业制造系的。

只不过,按照范中平的描述,跟死者接触的人是一个留着分头的男人,并不是女人。

“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先走吧,等回头再聊。”苏老师见张余没再说话,便如此说道。

“好,苏老师咱们一起走。”罗湘说道。

“苏老师,走。”赵宣也跟着说道。

“等一下!”张余见他们这就要走,急忙说道。

苏老师抬起的脚步马上顿住,并没有出声。

她没开口,赵宣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呃……”张余迟疑了一下,就在刚刚苏老师提出走的时候,让张余猛地想起了一件事。他随即说道:“苏老师,您是一个人来的吗?

第一版主小说网 善良妈妈的朋友

来酒吧玩的人,大多都是几个,自然也有一个人来的,只是比较少。像苏老师这种人,一个人跑到酒吧喝酒,不是说不行,起码应该有着一点点说法。

更为重要的是,罗湘刚刚可说过一句话,那就是“苏老师跟咱们化学系也多有往来,咱们的实验设备跟苏老师那边都是挂钩的”。

再者就是,曹达华也说过,死者是氰化钾中毒。氰化钾如果下少了,死者不会马上死掉,抢救及时的话,还能救过来。氰化钾下多了的话,死者的死状会极为恐怖。凶手下的氰化钾,在剂量上虽然稍微多了一点点,目的应该是确保死者中毒之后会直接死亡,没有抢救的机会。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应该是一个懂化学的人才对。

罗湘三个,显然不太不可能,毕竟当时在一起。而这位懂化学的苏老师,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人。

“我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苏老师说道。

“怎么一个人来喝酒呢?”张余问道。

“我经常一个人喝酒的……有什么问题么……”苏老师说道。

“问题……倒是……没有……”张余的语速很慢,眼睛却上下打量着苏老师。

他的心里也没底,从观察上看,苏老师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没有的话,那我们就先走了,这里乱糟糟的,有什么事,咱们在学校聊。”苏老师语气平和地说道。

“是啊,这里乱糟糟的,等到了学校,有的是聊天机会。”赵宣跟着说道。

“好……我送你们……”

张余嘴上说着,却是看向苏老师的心口位置,施展起问心术,“人是你杀的吗?”

“是!”苏老师的声音在张余的脑海中响起。

张余闻言,脑袋“嗡”地一下,真是想不到,这次竟然被自己猜对了。

只不过,苏老师的样子跟范中平的描述,差距也太大了。

范中平说的那个人,根本没有找到,苏老师倒是真凶,两者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张余的脑子飞快转动,脚下同样跟着苏老师、罗湘他们往外走。

眼瞧着快到门口,张余说道:“等一下!”

苏老师第一个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还是罗湘转过头来,说道:“又怎么了?”

“我想请教苏老师一件事。”张余说道。

“什么事?”见张余提到自己,苏老师转过身子。

张余扭头看向曹达华那边,说道:“曹SIR,你把那个包拿过来好不好。”

他可真行,都敢直接让曹达华拿包了。

曹达华自然知道是哪个包,可以说,在张余和苏老师对话的时候,他也在盯着苏老师。现在张余这么说,曹达华马上带着倪妮、吴襄望还有证物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张余指了指吴襄望手里拎着的塑料口袋,说道:“苏老师,你见过这个包吗?”

吴襄望则是将塑料口袋里的包拿了出来。

“没见过。”苏老师直接摇头。

“你只看了一眼就能确定吗?”张余问道。

“这是男人的包,我怎么可能认识,当然没见过。”苏老师答道。

“好像也是……只不过,苏老师身上穿着的这一套……好像有点不伦不类……”张余又道。

喜欢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gao/427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