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12-04)  益母草膏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我来介绍一下,她是我们基地的合作专家,谭舒雅谭主编。

谭主编是地理方面的专家,也是咱们基地的创始人之一,她现在主要负责九州生态与地理杂志社。

当然,我请谭主编过来,主要还是因为她的辩物异能,可能对我们接下来的事情,有些帮助。”

“原来您就是谭主编,久仰久仰。”楚淮连忙回应。

花小满也跟着打了个招呼:“谭主编好,记得给我实习报告好评。”

“花小满,我知道你。”谭主编扶了扶眼镜,看向花小满:

“现在长得漂亮的女孩,往往沉迷虚浮的美貌,像你这么踏实肯学的姑娘不多了。

你写的那首几首歌我都很喜欢,尤其是那首回家,很契合咱们九州文化。”

很少有人听歌看词作者,这里居然遇到一个,还被当面夸了,花小满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好了,寒暄完了,大家也算认识了。说正事吧,你们说的那个小木马,带来了没?”

“嗯。”花小满点头,不急着拿东西出来,反而先说了要求: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唯一的遗物,对我来说很重要,如果你们要研究的话,可不可以不要损坏我的小木马。如果一定要解析,可以切一条腿。”

切一条腿,是花小满最大的让步。

她父亲既然涉案,相关证物肯定要交出来研究,可她又舍不得。

谭舒雅一直看着花小满,此时温柔一笑:

“父母之物,总是珍惜,应该的,我出手的话,应该不会弄坏你的东西。”

花小满这才放心地把小木马拿出来,这东西,在花小满手上握着,也就是手掌大小。

谭舒雅接过去之后,就闭上眼睛,将手按在小木马上。

花小满有点紧张莫名,也就一分钟,谭舒雅的动作就停了:

“这东西,如果我没看错,应该是祝福神木雕刻而成,之后又被人用念力加持,有辟邪的作用。

你父亲送你木雕,是希望它能守护你,你最好能随身戴着,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跟花小满说完,谭舒雅看向邝教授:

“咱们聊聊?”

“我可以听听嘛?放心,我不会泄露出去。”

“当着小满的面说吧,小满也是无辜的。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她父亲,应该都没跟小满联系过。”楚淮说道。

邝师点点头:“花小满同学,一直在我们基地工作,她的人品心性,都没问题。”

谭舒雅点头:“也好,她一起听听,说不定也能提供更多线索。”

“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这个木雕,并非红木,而是生长在圣雪山的千年雪木。”谭舒雅分析道:

“圣雪山早在二十年前已经消失,当年从圣雪山采集的十二棵雪木,都被送往了帝都神秘文化研究中心。

我也是在前几年去帝都交流学习的时候,又见过一次。当时的雪木都已经被切成木料,大多雕刻成各种物件,送给一些官员护身。

我记得楚淮之前是有这么一个雪木护符,你用玉符跟他换了回来,就放在我那研究,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就有这方面的猜想,就拿了过来。”

谭舒雅说着,就从书包里翻出一个红布小包,里面有一个手掌大小的小老虎,看上去也有点像是红木的,跟花小满那个小木马有点像,就是感觉,没花小满的那个那么红。

看到这个小老虎,楚淮突然面露尴尬:“爷爷之前非要我戴在胸口,我一个大男人,这东西,实在是,有点。

不只是我,我们大院里的其他人,也都不好意思戴。”

不知道雕刻的人是什么心态,雕个可爱的小老虎头,让楚淮他们挂脖子上?

谭舒雅笑了:“那也是卓主任的一片心意,我们官方能找到的,有神秘能量加持的东西,也就这些雪木了,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当然,你这小老虎,跟花小满的小木马比,就是垃圾。”

说到这里,谭舒雅又从包里翻出了放大镜,开始在小木马身上放大:

“你们看,这个小木马身上,有淡淡的纹路,仔细组合起来,是一种图腾,这不是雕刻上去的,而是真正的念力加持。

这曾经是圣雪山的秘法,当年圣雪山也是凭着这东西,获得国家认证,跟政府也有过几十年的合作。

只可惜她们这一代山主冥顽不灵,犯下错事,最终被剿灭,也是我们九州大陆的损失。

要是圣雪山还在,哪儿有莲花圣山这种跳梁小丑蹦跶的资格?”

花小满比任何人都认真,她现在听到了关键词,圣雪山,似乎跟她也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用毛笔蘸下面洞里的水写字

有关系。

透过谭舒雅的放大镜,花小满也看到她原本光滑的小木马身上,

我被继亲开了苞小雪短文小说 用毛笔蘸下面洞里的水写字

真的有很多纹路,之前她以为是木纹,现在放大了看,那些纹路似乎真的组成一种花朵图腾。

关于圣雪山,她有很多想问的,但花小满管住了自己的嘴,什么都没问,想知道,自己回去查资料就是了。

谭舒雅之后又分析了一些花小满手上小木马,之后也是爱不释手,并且跟花小满说:

“你的小木马,身上的图案只有完整效果才好,所以以后,千万别说把小木马断一条腿了,这对你才是最大的损失。

呵,我说这个你也不懂,你们年轻人喜欢用金钱去衡量。那就这么说吧,如果遇到识货的人,你弄到拍卖会上去,稍微宣传一下,轻松拍个几亿不成问题。”

轻松拍个几亿?

花小满心跳都忍不住加快了,几亿?她真没见过这么多钱!想都没敢想过。

她这个月分了三万多块钱的歌词钱,花小满已经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听张秋良说过年那段时间的红歌分成还没结算,过两个月她的收入可能会超过十万。

如今倒好,突然有人跟她说,你手里的东西能卖几亿,花小满还是个学生啊,哪儿受过这么大刺激。

更大的刺激是,谭舒雅接着说:

“如果断一条腿,大概就跟这个小老虎一样,勉强值个百八十万的?”

喜欢八零兽医能掐会算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益母草颗粒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ymcjd.com/yimucaogao/991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